上市公司如何应对不良媒体

information-protection-awareness
近日,关于知名媒体通过负面报道敲诈企业,进而从中牟利的新闻引发了社会大众特别是(拟)上市公司的强烈关注。在央视的强大舆论主导下,人们纷纷指责媒体的堕落,并反思新闻媒体舆论监督权的寻租和牟利问题。

其实,从科学角度讲,环顾中外,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在强大的舆论监管体制下,当新闻自由都被避谈时,谁都无法保障媒体报道的客观、公正和中立性。最明显的证据就是报道这起丑闻的央视也不能例外,知名记者因经济问题被带走调查,自家后院早已“大火熊熊”。

有意思的是,被调查的某媒体网络记者称:用负面报道敲诈企业是行业内潜规则。既然是潜规则,就该改变这些规则。从中央近年强力的反腐打黑动作以及反垄断调查举措来看,维护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决非戏言。而媒体行业用负面报道敲诈企业的“潜规则”,不仅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让投资人无法知晓真相,更让新闻媒体行业变得乌烟瘴气。

要改变媒体行业用负面报道敲诈企业的“潜规则”,杀一儆百,像反腐打黑一样不失为一种强力的监管惩戒手段。然而既然是“潜规则”,存在便是真理,如何剖析“潜规则”的根源,并加以适当的引导和根治,远比仅仅鼓励知情者或受害者来举报要有效得多。

让我们细思量一下,传媒业分体制内外,在体制外,市场竞争这么激烈,要赚钱有业绩目标,记者们要养家糊口过日子啊。哪种方式来钱快?自然而然就会想到用负面报道敲诈企业,因为(拟)上市公司受不起负面报道啊,不管这报道是真是假。为什么上市公司不能承受或真或假的负面报道呢?一方面当然也是钱的事儿,影响上市或股价下跌;另一方面则是监管机构和股东们的压力。

如果负面报道是真的,那上市公司则应该勇于承认,该改的改,要么就不玩上市圈钱,否则就是在为一己私利欺骗市场和糊弄投资人,不是么?如果负面报道是假的,那就要勇于向不良媒体和记者付诸法律手段,同时向证券市场说明这一情况。相信在面临媒体勒索的时候,不少正义的高管们都会想进行这种选择。只是在经过权衡之后,不少人会放弃这样,为什么呢?一方面可能是法律途径成本高却效率低下,累得半死只换媒体一封道歉信,折腾不起,但这不是主要的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市场对此的接受度和反应,市场经常太无脑,人们宁可相信不实报道或风言风语,也不愿听上市公司的肺腑之言。

既然咱知道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沟通不畅,就应该在这方面强化,提前给市场风险预告——公司可能会遭遇媒体恶意利用负面消息进行敲诈勒索,并定期进行演练。在强化媒体关系部门与法务部门的及时沟通的同时,通过阳光手段赢得法律诉讼,让不良媒体和记者得不到黑钱还惹一身骚,只能断了这个恶念。要知道,我们整个宇宙和人类都是一体的,社会正气的弘扬或市场秩序的败坏,都是我们的这一个个决策的后果,造福人类子孙万代,要做有利于社会大众的正确的决策。

让我们再分析负面消息的来源,无非知情人,而知情线索离不开公司员工。我们此前谈过一些“间谍门”事件,事件之后当事公司都无一例外地强化内部人员的安全保密意识教育。为什么要这样呢?显然有员工有意或无意间向媒体、竞争者、侦探或商业间谍透露了内幕消息。没有一点依据,给记者十个胆子,他也没有新闻创作素材,就不能捕风捉影无中生有,更不敢胡说八道。

归根结底,要有效堵住不良媒体和记者的黑手,防范胜于补救,不是靠屈服,而是靠自强——强化全体员工的信息安全意识教育,让公司敏感甚至机密消息不外泄。就如同好莱坞明星艳照门事件一样,你要是数据安全防护工作做得好,没有裸照或激情片在别人的手中,你怕什么啊。

关于如何强化全体员工的信息安全意识教育,特别是数据安全保密意识,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开发和制作了一系列的动画故事教程,您可以自由选择一些。同时您可以快速浏览一项员工需知的安全保密理念,想一想,如果员工们在披露公司信息前,能按教程中的方法三思而后行,不良媒体、记者和黑公关们是不是都要从良了呢?

看看,在公司范围内强化数据安全意识培训,是多么有益于公司,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类的事情啊!


相似的文章 Similar Posts:

    系统未能发现相似文章 None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