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安全知识重要还是技能重要?

在过去十年里,网络信息安全产业得到蓬勃发展,我们看到整个行业已经成熟到被广泛接受的地步,即将安全的心态和习惯融入组织的文化中。尽管如此,我们仍然看到太多的安全领导者陷入“该做什么”以及“怎么做”的陷阱。

为了探寻信息安全管理之道,笔者从乙方换到乙方,再从乙方换到甲方,又从甲方换到甲方,旋而再从甲方换到乙方,经过一番职场“挪腾”,终于自己创立了专注于安全意识和行为改变的小事业,我可以向您保证这个行业没有什么深不可测的传奇人物,更没有振聋发聩的传奇理论,以及无比厉害的科技装备。

都是在国家登记注册的企业,都是在党领导和管治下的机构,都是爹妈生下的血肉之身,企业与企业之间,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其实并不大。人们对安全“该做什么”以及“怎么做”的误解和纷争,终究逃不出所在的人脉圈子,以及所在企业和职位带来的认知限制,当然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诠释与包装,不少“明白人”会故意对安全“真理”进行一定的扭曲。

对大多数甲方客户来讲,当面临乙方设备厂商与咨询服务商时,最典型的一项争议便是采购安全设备重要,还是加强安全制度管理重要?当甲方客户说要坚持对员工进行安全意识培训时,乙方不满意了,他们极力掩饰着内心的着急,表面上表示出不屑:安全的最高境界是透明的好像不存在,因此还是不要打扰用户的好,再说培训用户那事儿没点技术含量,没什么价值。这时候,甲方客户可不傻,当然尽管其对于安全培训的“技术含量”与“价值”的看法有差异,往往也不会失去基本的社交礼仪,毫不留情地给乙方厂商怼回去,而是委婉地推脱或谢绝。乙方厂商一看对方不感冒,暗暗后悔自己失言或太冒进了,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礼貌地遗憾地离场。

千万不要以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了,乙方厂商人员不愿甲方客户的这个培训需求“肥水流了外人田”,便找来自己以往的兄弟乙方培训服务人员,与之私下分享了这道好菜。乙方安全培训服务人员登门拜访甲方客户了,在简单寒暄之后,切入正题:是要培训安全知识,还是安全技能?一句话点中了甲方客户的要害,争议又出现了,不过这次争议不是在乙方,而在甲方内部。甲方内部的技术派,当然觉得安全技术至上,除了强化安全从业人员的技能之外,还应强化最终用户的技术能力,以应对各种如病毒和黑客等安全威胁;而甲方的管理派,往往并不是技术极客,觉得技术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让最终用户理解安全基本知识,进而遵守安全管理要求。

先让我们放下争执,安全意识培训是所有安全计划的必要组成部分,通常也是安全计划中最薄弱的环节之一,因为安全教育往往很难坚持进行,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培训计划不够充分,没有明确定义教育框架,或者开展的次数太少。无论原因是什么,安全意识失败都会导致网络信息安全漏洞。难怪首席安全官(CSO)、信息安全官(CISO)和其他IT决策者们都在积极寻找更有效的安全意识计划。

问题的根源可能不在于安全意识培训计划,而是您的员工不了解他们正在使用的业务信息所面临的安全威胁。我们都希望能够使用技术来解决安全问题,来节省人力和提升效率。对某些人如网络黑客来说,这简直是真理。他们喜欢深入研究各种软件和硬件,以使他们更容易识别出什么时候工作不正常或漏洞可能存在于何地。这种技术人员经常在IT或安全部门中不难找到。

但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我们与科技的互动并不会超出实际的用途。没有那么多无聊的人去折腾各类信息系统,去发掘漏洞赢得赏金。不过,也有一些令人惊讶的可笑的事情,就是有不少用户竟然认为云计算“实际上是在天空中”、大数据就是一个接近无穷大的的数字、黑客和网络犯罪只存在于影视作品之中。这让网络安全与信息化领导们颇为惊讶。随着数字化转型的出现,强调业务技术意识以及安全意识培训变得更加重要和紧迫。随着物联网(IoT)在工作场所无处不在,人们必须了解它们如何既能使组织受益又增加网络和数据的风险。

显然,在科技如物联网技术进步的过程中,用户对物联网的认识严重不足,它是什么,它在网络上的位置,以及它所连接的一切。如果您的员工无法识别该基本信息,您必然会遭到基于物联网的网络攻击。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上系统,上安全,更需要对用户进行科技与安全的知识科普。

安全意识培训应该教会员工如何识别潜在的威胁,防止或减轻网络事件。但是,如果您不了解您所保护的技术,则很难将安全培训付诸行动。这导致网络安全最佳实践漏洞,可能导致数据泄露、勒索软件攻击甚至共享特权访问信息。换句话说,如果您的用户不知道他们正在保护什么,那么保持安全是非常困难的。

当然了解技术的好处也会超越了安全性。当员工熟悉他们使用的技术时,他们的生产力和效率会提高。他们的求助呼声会下降,因为他们更擅长使用软件和硬件,不仅可以解决问题,还可以找出新的捷径。

在安全意识培训中添加业务技术意识培训将一举多得。员工将了解他们每天使用的业务工具以及网络安全行为如何影响技术的生产。当他们看到技术和安全性如何协同工作时,组织内的整体网络安全工作将得到改进,安全培训也将更具洞察力。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网络安全威胁,不要以为使用人工智能安全技术就可以解决人类江湖中的纷争,原因在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安全威胁永远在进化,人工智能永远处于研究学习的落后状态。

再有,所有新科技最终是要人来使用的,因此,不应该在安全意识培训活动中忽视掉技术部分,也不能假设所有员工都拥有相同的知识库。首席安全官、信息安全官和IT决策者应为组织内的每位员工制定基准,以了解他们知道什么以及他们需要知道什么。这可以直接纳入每个安全培训模块,问题与特定技术直接相关,也可以是根据他们的工作岗位、他们使用的科技工具以及每个员工如何使用它们的方式为特定部门设计简单调查问卷。

传统上安全教育一方面侧重于针对专业人员的技能教育,以及针对非专业人员的意识培训和行为指导。但是,如果用户不能真正了解应用程序或硬件的运行方式,就无法知道他们的行为是否会增加风险。让用户知晓关于云计算、大数据是什么以及它的安全性如何受到影响的基本知识,以及物联网有哪些设备以及物联网成为安全问题的原因,可以大大提高员工的安全意识和技术娴熟度。

所以,信息安全知识重要还是技能重要呢?它们是不能分家的,安全专业技术人员需要了解必要的管理和意识知识,而用户除了基本的安全常识之外,也还要掌握基础的技术能力,不仅是为了防止闹笑话,更是为了提升工作绩效与安全防范能力。

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帮助各类型的客户提升员工的安全素养,包括对员工进行安全知识和技能培训,我们的方法是创作量身定制的培训内容,以及使用领先的在线培训系统。欢迎有兴趣了解更多详情的客户,以及合作伙伴联系我们,洽谈业务合作。

  • 电话:0871-67122372
  • 手机:18206751343
  • 微信:18206751343
  • 邮箱:info@securemymind.com
  • QQ:1767022898

企图操控员工的网络行为不如加以正确引导

各类组织机构的员工都是国家公民和社会成员,难免会受到各类负面的影响,进而威胁到组织机构的安全,在社交网络普及、移动应用热火、云计算来临的时代更是如此,所以不少的组织都有实施不良内容过滤或上网行为管理系统,努力将负面的、可能为组织带来不良影响的内容阻止在企业网络之外,让员工工作在相对安全、积极和健康的网络环境之中。

即使这种做法会受到人性化方面的质疑,员工也难改变现实,雇主花钱请人是来工作的,不是开网吧供员工娱乐的,所以,雇主可以理直气壮地在同员工签定的劳动合约中标识出员工所使用的信息系统和数据的所有权和监控权归雇主所有。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稍懂些技术的员工可能会利用一些网络工具突破网络边界防线,或者使用其它的沟通渠道获得外界“不良信息”,而员工在通过口头进行的沟通甚至心灵感应等等也是雇主非常难以监控的。

所以,多数全球性的大型跨国公司并不使用技术手段来限制员工的互联网访问,而是加以引导,因为这些国际化大公司的高管们深知一个道理,就是技术措施的双面性,简单说就是获得控制目标实现的同时带来相应的反作用,控制力度越强,反作用力也越大。同时,技术的双面性还有另一个解释,就是好人可以利用它们、坏人也可以利用它们,简单举例说,安全控制人员可以设置防火墙,进行上网过滤、监控员工网络行为建立秩序,而员工则也可使用数据隐藏技术、加密通讯、代理上网、网络嗅探等技术搞破坏。

可能有组织会说跨国公司是利用西方先进技术来破坏我们的现有秩序,通过推销西方价值观来获利,为了保护公司免受污染应该加以抵制,进而保护员工的工作安全和生活幸福,这实则是大错特错,让人不禁想起鸦片战争的故事,西方列强向中国输出鸦片,西方国家自身并没有严格限制国民吸食鸦片,但是国民精神和体质并没有多少萎靡不振,反而强烈抵制鸦片的中国人民深受其毒害,成为“东亚病夫”。

问题就在于我们在盲目抵制西方“不良”文化入侵的时候,没有学习西方国家如何加强对国民的普及教育,而是采用家长式的粗暴做法,尽管出发点是好的,但这些做法却让员工失去了个人面子和工作尊严,进而产生很多抵触情绪甚至反抗行为。还有一点问题是员工不能一辈子由“家长”陪伴着和保护着,终究要长大,要有独立的时候,正确的做法是教会员工主动辨识不良信息,认识到不良信息的危害,以及如何防范不良信息入侵,这才是治本治根之道。

通过与国际知名安全意识教育机构进行深度合作,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将西方发达国家对国民的安全意识教育、跨国公司对员工的信息安全基础培训课程引进中国,不仅能够帮助建立平安和谐的网络社会,更能帮助各类型的公司了解和采用世界前沿的信息安全培训最佳实践,进而为走向世界、走向更大的成功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