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安全意识培训搞不好,二级三级再多级也没用

为认真贯彻落实股份公司年度安全生产大宣贯大培训工作要求,各单位全员安全培训工作如火如荼地全面展开。有的是几个项目一起培训,有的是几个作业层一起培训,有的是前勤后勤一起培训等,反正能够聚在一块儿就尽量聚一块。要在短时间内达到全员培训,任务实重、时间紧。一时间培训现场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好不热闹,参加培训的人员有项目经理、有专职安全员、有做饭的、有搞开挖的、有烧电焊的等等。一堂课所涉及的知识包罗万象、五花八门,有安全资金的使用、安全人员的配备、乙炔氧气的安全距离、开挖进尺的安全步距、配电箱一机一闸一漏的具体要求等等。虽面面俱到,但给人却有胡光掠影,蜻蜓点水,走马观花之嫌。没讲到吧,讲到了;没培训吧,培训了;听懂没,效果如何?却要大打折扣。那么多人,那么多工种,那么多内容,那么点时间,能培训好吗?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吗?答案肯定是不行的,安全培训不能这样“一锅熬”。

股份公司要求“全面加强对工程项目全体管理人员、全体员工、全体协作队伍人员的安全教育培训。”我们不能机械的、简单的把所有的人员聚在一起讲一讲、学一学完事,不分工种、不分班组、不分前后勤。虽说都是“安全”,可大家干的不一样,职业不一样,行业不一样,架桥和打隧道的要注意的安全事项根本就是两码事。领导有领导的安全责任意识,电工有电工的安全操作规程,架子工有架子工的安全要求,混在一起效果不一定很好。

安全培训的目的是切实增强生产一线全体人员的安全生产意识、安全生产知识、安全操作技能,构建全方位、全覆盖、常态化、系统性的工作机制。这无疑要求我们的安全培训必须量体裁衣,看客点菜。对领导干部的安全培训我们要多讲讲安全责任意识、安全资金的管理使用、当前的安全形式和现状;对专职安全工作人员的培训,我们要多讲讲安全资料的完善和整理、劳务人员的安全管理和教育、安全知识的宣传和普及;对具体行业工种人员我们要多讲讲安全操作规程、安全知识技能、职业道德规范。只有有的放矢,因人施教,才能事半功陪,成效卓著。

要促进各项安全管理制度的落实,推动企业安全发展,没有分门别类,区别对待,精细到位,科学的工作方法和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是不行的。安全培训“一锅熬”,吃“大锅饭”,酸甜麻辣,不分老幼,谁吃了都不得消化,浪费食材,浪费时间,害的是大家,害的是企业。

不少企业搞安全培训,不想着培训目标和效果,老是想着去“秀”,这样无疑是为了应付培训而培训。诚然,针对不同行业,不同工种,不同班组,甚至不同品性的学员,都要有不同的培训策略、计划和方法。

然而,培训的资源是有限的,如何使用有限的资源,获得最好的培训效果呢?笔者认为,三级安全培训体系是一种科学的方法,这种方法中最重要的是针对全员的“一级”培训,也就是最初级的,最常识性最普及性的安全意识培训。因为二、三级的班组培训和岗位培训都和工作的关联度很高,想忽视都难。往往安全事故发生在并不被人们所重点关注的领域–看似简单却不容再忽视的“一级”安全培训。

如下是一级安全意识培训的典型课件内容样本,为了与时俱进,防止重复,每年都有新版本新内容推出。欢迎在线体验和保持关注,不管您有什么观点或问题,也都欢迎与我们取得联系。

ehs-online-elearning-course

责怪不能让用户接受信息安全

日本人做事情比较严谨,可以说一丝不苟,在信息(情报)安全方面也是如此。不过也有一个问题,就是多数日商的内部工作气氛比较沉闷,领导批评和训斥下属做事不力的情景时有发生。当碰到信息安全工作中的问题时,那批评也很严厉。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信息安全教育培训顾问董志军说:我就亲眼看过上司当着厂商人员的面,狠狠批评下属的事情。其实缘由就是芝麻粒大一件事——EICAR病毒测试文件引起了防病毒安全报警,但是领导却这么不给脸面,也实在是让我们觉得汗颜。

在信息安全管理方面,严格要求不是什么坏事儿,特别对于靠品质管理来赢得市场竞争力的制造业。信息安全负责人多少会受到更高层领导的管理思想影响,往往期望严格要求下属们,发现违规情况一顿狂批,通过这些高压手段来保障信息安全。

对于长期在日商、台商那种沉闷气氛下工作的员工,或者了解日企企业文化的人们来讲,在接受到批评时,首先肯定会认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能够反省自己的错误。然而,对于流动频繁的职场人员,或长期在比较宽松的欧美、港资或内资公司工作的人们来讲,在受到严厉的批评时,可能不会轻易在心底认错,反而会觉得受了伤害,比较委屈,进而带来的是对信息安全的躲避和抵制。

受众的心理素质各不相同,如何鼓励人们改进他们的安全行为呢?董志军认为:首先当人们在信息安全方面的行为不当时,不要轻易责怪他们。责怪往往会适得其反,不能帮助我们改变或者获得更有效的安全行为模式。

在信息安全意识和行为方面,组织必须找到与员工合作的方式,并让他们改变。这是一门行为科学,综合设计学、心理学和认知科学等领域,我们需要公开严格地测试与安全有关的假设和实践,并根据经验证据修改人们的想法。

设计学并不仅公是构建某种东西(比如产品或系统),而是使其易于掌握的做法。简单说,我们研究用户如何使用信息产品或系统,改进设计,再次测试、改进和重复这个过程。在理想的情况下,信息安全不需要任何人为的互动。就是说,信息安全是隐藏在后台,不影响用户体验的。这么说,安全就只是安全专家的主要工作了,对于其他所有人来说,要把安全放到台面上,那就是对生产力的消耗。

当然,现实世界比较复杂。董志军解释说:仅仅靠技术,很多安全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为了自圆其说,“安全与效率的平衡”就闪亮登场了。就如同机场安检一样,人们不得不牺牲效率排起长队经过这一关,安检技术不能是完全透明的,使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化来帮助快速安检还远着呢!安全意识和教育也不是解决问题的理想答案,那些坏人才不会轻易受到安全教育方面的感化而放下屠刀。

安检就是将人员、流程和技术有效结合使用的一项典型安全管理措施,尽管有少数人对此不满并反抗,然而,他们的不满和反抗,只被解释和理解为他们不懂安全,带来的也只是被强化进行安全意识教育。

因此,在极端的状态下,强力宣讲信息安全的重要性,可以强制人们理解和接受信息安全相关的要求,虽然这并不表示人们会把安全问题放在首位。用户可能会选择退避,比如不乘飞机和高铁,而选择较慢的线路。或者不接受工作对他们严格的信息安全行为要求,进而辞工并让生活变得困难。

您可能会觉得虽然各种奇葩人物都有,但是这主要还是沟通的问题,没错,这就是心理学和认知科学的范围。信息安全专家需要说服员工们和企业管理者一起,合作起来管理他们共同面临的安全风险。

沟通信息安全相关需求,需要时间、鼓励和指导。不安全的想法、冒险的行为需要得到改变。所有的安全指导必须是可行的,安全沟通必须是简洁明了、有可操作性、经过测试的,我们需要专业信息安全教育人士的帮助才能做到这一点。

要改变人们冒险的行为,并开始践行正确的安全,这急不来,不是张贴几张安全宣传海报、发送几封电子邮件就能实现的。

网络钓鱼测试的帮助也是有限的,这些测试通过向员工发送伪造的网络钓鱼企图,来提高安全意识。它并不能真正地吸引用户,也并不能真正构建正确的安全心态。原因何在?董志军表示:网络钓鱼测试依赖假设的钓鱼场景模型,这可能是缺陷的,这是安全专员们长期以来试图避讳的,但却是客观存在的问题。不断测试我们的假设并加以修改完善,是借助网络钓鱼测试取得信息安全意识项目成功的重要步骤。

我们的一份报告发现,许多安全意识项目是由技术背景的人员而不是由社会学、心理学或沟通等学科背景的人员进行的,这就很难研究用户群并说服他们改变自己的行为。

特朗普国家网络安全顾问在中美网络会议上曾表示,信息安全团队的技能缺陷是一个重大的问题。因此,对于所有进行信息安全意识培训的组织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走出技术的笼子,要么请求外部专家的帮助,要么寻求有社会学、心理学或沟通等学科背景的人员加入。

不要轻易责怪用户,更不要使用严厉的惩罚手段来影响安全行为。惩戒特别是对那些无意犯错的,会伤人们的心,换来的不是顺从,而是对信息安全要求的逃避和抵制。董志军举例说:我曾经有一位工作很努力的同事,在两次安全检查被查出问题之后,他都变得谈虎色变,每次再碰到安全检查活动,就立即收拾东西,离开座位,去躲避检查了。我也能理解他,因为安全检查出来的问题,他不仅被警告过,绩效考核也被降了一级,再被抓一次不合格,可能就面临解雇了。

我并不是否认使用常规的安全检查来教育员工们注意信息安全行为,我们要实施惩戒,一定要有充分的沟通,否则惩戒本身就成了一种威胁,人们可能关注更多的是惩戒,而不是网络安全面临的威胁了。如果我们期望员工们对一项新的信息安全要求作出反应,我们需要给出足够的时间和资源。惩戒要让人心服口服,让用户接受信息安全理念,对信息安全行为的改变才有帮助。

对于信息安全行为的改变,不妨换一种思维方式,不要只专注于不良行为,转而奖励积极的正向行为。设置一些安全行为奖项,让人们在实践正确的安全行为时,能获得鼓励,扬善弃恶,进而刺激和培养出好的安全习惯。

总之,信息安全的认知重在沟通,认知的改变能带来信息安全行为上的改变。安全意识的沟通是一项科学,不是简单粗暴地买来安全宣教材料就甩给用户,用户就能消化和接收。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帮助信息安全管理层和员工们建立良好的沟通互动。欢迎联系我们,对此文谈谈您的想法,以及洽谈业务合作。

电话:0871-67122372

手机:18206751343

微信:18206751343

邮箱:info@securemymind.com

QQ:1767022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