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文化●信息安全

civilization-and-security

在极权人治社会体系之下,特别是民众经历了精神文化层面的痛苦浩劫之后,信仰会缺失、道德变沦丧,风气被败坏,恶劣影响至少会延续有两三代人之久。

改革开放几十年,一切向金钱看齐,为了钱,什么风险都敢冒,甚至不择手段,买洋奶粉的艰辛故事是这个大时代丑恶一面的最好例证。

搞信息安全治理,不能忽略这个大的社会背景,不能纯粹照搬西方,国情不同啊。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即使福利再好,也可能有员工们为了一点儿小钱,私下出卖公司的利益,更不用说那些虎视眈眈想不劳而获的信息窃贼等等威胁。

通过终端安全、网络安全、数据安全、安全监控、访问控制等技术手段可以从一定程度上防范公司利益受损。不过更重要的是信息安全控管的水平不仅仅取决于先进的技术,更需要制定和使用合适的流程,以及理解和支持这些安全控管技术和流程的用户。

创新的高端安全控管技术要发挥有效作用,需要强力执行,更需要结合时局,利用好大环境。全球及区域社会风气需要拥有大智慧的政治家和社会工作者们去改变,我们需要在职权范围内和影响力范围内打造积极健康的小环境。小环境里的商业道德、行为准则、职业操守等等这些都和信息安全保密以及合规遵循密不可分,相容相生并且互相促进。

知识爆炸时代,协同创作分享,自由知识库,专业公开课随手拿来,只要肯用心用力,成为精通某个领域的专业人员并不难。自由职场双向选择,公司也不难寻找到合适的能够胜任各项具体工作的智慧型人才。“智”方面没有问题,只是在“德”方面,不仅需要时间的考验,更需要良好的环境促成。

在建立良好的环境方面,强化对员工进行相关的企业文化、公司制度和行为规范的培训远胜过对相关产品和技能的培训,在信息安全和保密方面,亦是如此。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安全培训顾问James表示:新员工安全意识培训、全体员工年度安全意识刷新等等是建立公司范围内良好的安全文化和安全环境的关键措施。

只是信息安全意识教育培训并不够,法学鼻祖称:“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员工们明白了这些安全知识、制度和要求,但不能仅停留在认知层面,还要激励他们真正理解和遵循安全相关的规章制度和工作流程,才能让员工们“表里如一”。

很多公司有奖惩制度,这些都很不错,金钱虽然可以让人作恶,金钱也能让人行善,我们要做的是最大化金钱所能发挥的积极正向作用。惩罚那些违反安全规定造成损失的行为,奖励维护了公司利益的积极正确的安全行为,人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但是要记得:荣耀不等于铜臭,特别是人们能吃饱喝足了之后会有更高层次的精神层面的追求,所以不能赤裸裸地搞罚款和发资金,这样反而助长不良的拜金风气。公司最高领导如果能给一线员工签上“信息安全最佳实践奖”、“项目成功捍卫者”或“安全生产标兵”等等奖章,对员工正确的安全行为的认可和对人的尊重远比给单单给一两千块钱更能让双方欢喜,也更能激励其他员工和营造积极向上的安全气氛。即使员工收入过万,罚他(她)一两百都会让人很不爽,更不说可能撕破了脸寒了员工的心,降低了工作的积极性。让违规员工参加下期安全检查工作,不仅能够让其换位思考,更能让员工教育员工注意信息安全,还给员工们自尊和面子,进而更加努力工作和遵循信息安全规章要求和工作流程。此举不仅节省了专门的信息安全检查力量或审核团队,更能促进落后分子甚至全员参与信息安全检查工作之中。

不当的信息安全治理可能搞得公司员工谈安全而色变,如果本分的员工们见到信息安全人员时便避之绕之,逢到安全大检查时便逃之躲之。时间久了便会形成较强的对立情绪,甚至让员工关系变得紧张,进而让多数员工日趋保守、畏缩不前和阻碍创新;也可能让安全团队和相关安全协调人员变得孤立,让安全事故的隐患得不到及时的报告和清除。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想在信息安全方面建立互信和理解,需要加强真诚的沟通,不仅要让员工们明白为什么要那样做,更要让他们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这需要很多艺术。如何平衡得好,不仅需要实践,也需要琢磨。

即使信息安全处在混沌的状态之下,也不易使用“重典”快速治理。在白色恐怖之下,人们可以轻松地或不得已地试探和撕开他人伪装的面具、揭露和夸大别人的污点甚至栽赃陷害以求自保,正常的社会秩序便会被瞬间瓦解,千年的文明礼俗被迅速破坏。要让公司基业常青,业务持续,需要建立稳健的安全治理框架和体系,长远规划,让信息安全同其它商业流程一起和谐共生共长才是上策,而要实现和谐共生共长的关键仍然是通过信息安全意识沟通协调,让人们相互理解和相互支持公司内外对信息安全合规遵循的相关要求。

儒家鼻祖称“人之初,性本善”。虽然在这方面和法家有些相触,但却值得深思和玩味。如果员工们不明白或不理解信息安全相关的要求,这不是员工们的错,安全管理团队需要加强员工培训。如果员工们理解了信息安全的精要,但不遵循不支持甚至逃避和抵抗合理的安全控管要求,这也不是员工们的错,一方面可能是安全管理团队对员工安全行为的激励不够,另一方面则是管制不当引发的消极反弹。

安全管理负责人需要使用正确的沟通方式来奖励员工们积极正向的安全行为,同时奖励也是一种安全认知教育培训手段和促进剂。解决对信息安全控管措施消极抵抗的方法是寻求最佳平衡点,适当放松苛刻而不必要的管制,加强员工对安全控管措施的教育说服,让员工们口服心服自觉行动起来保护信息安全遵循安全最佳实践才是信息安全管理的最高境界,这一点正验证了兵圣“上兵伐谋、攻心为上”之中华锐利智慧。

凯撒发明了密码,计算机信息科技也源自西洋,信息安全意识教育亦被西方所重视,中华复兴也需要安全从业人员们奋起直追。公司安全治理理念和国学理论也支持加强信息安全意识教育,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行动起来呢?

不管您有任何安全意识教育相关的问题,欢迎您随时联系我们。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引进了世界多国的信息安全意识宣教产品,同时也针对中国特色的网络信息安全及历史人文环境,创作了大量的网络安全意识宣传内容资源,包括平面图片、电子课程、互动游戏和动画视频等等,欢迎有兴趣的客户及合作伙伴联系我们,洽谈业务合作。

  • 电话:0871-67122372
  • 手机:18206751343
  • 微信:18206751343
  • 邮箱:info@securemymind.com
  • QQ:1767022898

从对准入控制的挑战看安全博弈

尽管云计算和移动应用冲击着传统的边界网络安全,但是在内网安全控管方面的创新成果逐渐落地,特别是开放型的公共网络服务,即要面临网络病毒和黑客攻击等安全威胁,也深受实名网络使用监管的法规压力,于是便实施了各类型的网络准入控制系统。

除了特殊的行业如运营商,特殊的地点如酒店、机场或车站等等,普遍性的商业性公司对准入控制的接受度和使用情况如何呢?您的公司有对网络终端进行验证后才准许接入(准入控制)么?由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资助进行的一项市场调查,结果显示近半数的大型企业都已经实施了一定程度的终端准入控制。

终端准入控制的最初目的是为了防范受到网络蠕虫感染的电脑终端自动感染其它电脑终端,后来结合身份管理系统可以帮助鉴别网络使用者,并赋予特定的网络信息资源访问权限。这同时帮忙解决了一个网络随便接入的问题,尽管有些黑客攻击方法比如ARP欺骗等可以突破简单的网络准入系统,但其控管价值仍能得到一定程度的体现。

如果说准入控制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安全防御功能的话,对内部网络中的设备和用户进行跟踪则实现了部分安全检测和响应的职能,您的公司有没有对内部网络中的设备和用户进行跟踪?亭长朗然公司的调查表明:有四分之一的用户确定知晓公司对他们的网络使用行为进行了监控,大多数都不清楚。《互联网安全保护技术措施规定》(公安部第82号令)明确要求互联网使用单位记录并留存用户登录和退出时间、访问的互联网地址或域名等等,这无疑也在法律层面推动安全管理负责人员强化员工上网行为监管。

公安层面出于社会安全的目的,而从公司层面,不能出现安全问题查不出始作俑者便由公司法人承担全部责任,再说,公司的资源首要目的应该应用于工作,所以,对员工的互联网行为进行监控和记录是合理合法的。

问题是这些做法不应该遮遮掩掩,应该和员工们坦然沟通,寻求双方的理解和支持。显然所我们的调查结果来看,这些沟通显然是不足的。

需知:计算机信息系统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对安全的冷漠和无知。要想彻底改进计算机信息安全,最好的方式不是部署更可能多的技术解决方案,而是通过提高全体员工的计算机安全意识、培训和教育。我们制作了一部针对全体员工的信息安全意识在线有声电子课件,欢迎联系我们在线体验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