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拒绝安全“强迫症”说开

不少人离开家后总是怀疑忘了锁门,为了防止万一,往往会返回来检查一下,却发现实际上门已经锁住了。这些人并不是得了健忘症或强迫症,而是安全潜意识促使他们在走出门口时将门锁住,而这一出自潜意识的动作并未交由大脑进行思考、指挥和存储,所以在出了门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大脑才反应过来,这一小段时间上的滞后造成思维上短暂的真空,人们不知道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不知道如何走到当前所在位置的。

人们大不必担心偶尔有这些异常的行为的严重性,因为进行必要的安全检查是安全管理中的一项最佳实践,反倒应该对这种高度的安全敏感性和责任感叫好!

上述这种情况同样发生在开车的人们身上,不过,这些人的境遇要好一些——车辆多配置有自动锁定和远程遥控的功能。

习以为常的安全动作已经不会刺激人们的大脑,潜意识中的安全行为已经融入到常规的工作流程,不需要耗费额外的管理资源,这不正是安全管理负责人期望的最高境界么?

如何才能达到这种最高的境界?无非是建立安全的文化氛围,处于混沌或不成熟状态下的人们或组织不会有潜意识的安全行为,就如同小孩儿在过马路时并不会自觉地向左右看一看,在外游玩时也不会像成人一样能时时提防环境中的安全威胁。

建立安全文化氛围更多依靠安全教育,想想大人们多少次拉住小孩儿的手,通过言传身教来告诉过马路时的安全注意事项,直到小孩儿在成长中经过一次次反反复复的锻炼才逐渐养成注意交通安全的好习惯。

语言灌输不如亲身示范,提到安全意识培训,不少企业的员工安全培训人员总以为搞“安全宣贯会”,转身便通过网络搜索一些有版权的安全培训资料进行修改加工。安全讲师自身一点都不尊重知识产权,却想要求员工来保护组织的机密信息不外泄,这不是有些搞笑的吗?安全培训讲师一点都不遵守著作权保护相关的法律法规,却要求学员来遵循组织的安全政策和标准,显然是假大空的做法,难收良效。

同样的道理也适合于企业寻找安全培训服务合作伙伴,如果一家安全培训服务公司建立的基础是非法文件分享论坛服务,或与私下的非法文件分享论坛有密切的利益关联,无疑这家公司并不懂安全,因为安全和法规遵循密不可分,或可能这家公司在冒险,因为它分享盗版内容无疑是在违法经营。

你可能要说博士论文都有那么多抄袭和做假,在安全培训内容上“借”一些算不了什么。的确,水至清则无鱼,我们不能抛开环境追求纯粹洁净高尚无比的乌托邦式安全理想,国内的互联网媒体经常互相抄袭,造成了大环境的肮脏。肮脏的抄袭环境影响到企业的信息安全管理,因为商业机密资料窃取者们者受到大环境的感染,他们会认为从他人那里复制一些文件没什么大不了;而组织内的员工和商业合作伙伴也会被这不良的思潮侵袭,他们可能觉得没必要保护什么信息数据的安全,甚至会认为组织的所有数据都应该公开透明地披露或分享出去。

而现在,商业成功日益信赖机密信息数据的安全保护,核心的技术信息遭窃会让企业丧失竞争力,一经曝光,更能让市值短期内大幅缩水。恶劣的环境下,组织的安全管理负责人员更需要加强对员工进行安全意识教育。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的安全研究员James Dong说:安全负责人改变不了世界,但至少要改变组织内部员工以及供应商、合作伙伴们的安全认识,要让他们知道,组织对信息安全是严肃和认真的,是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准的。

无疑要从自身做起,拒绝使用盗版软件,在组织内部推广软件正版化,在内容上也是如此,拒绝使用那些非法内容,在组织内部禁止和访问那些泄露个人隐私的网站。亭长朗然公司认为:组织往往希望员工以及供应商、合作伙伴们签署和遵守相关的保密协定,可是鲜有对其提供机密数据及隐私保护相关的法规遵循培训和监管,显然容易让保密协议成为一纸空文。

那安全培训内容呢?方法一:创造,只有创造才能真正了解安全培训的内涵,只有历经创造的艰难过程才能真正发现安全培训管理的真谛,才能真正知道如何通过培训来解决安全问题。方法二:购买,社会分工越来越细,懂安全的专家可能并不熟悉创意教育或内容制作,市场上有专门提供安全意识培训内容创造及制作的服务,买一些来,即省时间开发,又尊重内容版权,以身作则带领员工遵循信息安全保护相关的法规法纪和标准流程。

如果组织内偶尔显现出信息安全保护方面的“强迫症”并不可怕,倒是企业安全文化越来越成熟的标志,保障信息数据安全,安全管理负责人需以身作则,尊重知识产权,只有这样,保护组织的信息数据安全的各类措施才会被尊重和执行。

走出安全意识培训的误区

如何才能确保安全意识培训计划的成功呢?不少员工安全培训负责人员经常扪心自问。

其实,不仅安全培训负责人会这么想,组织内的首席安全官CSO、安全管理总监和信息安全经理们也常常会反躬自省。的确,发起一些安全培训活动很容易,稍稍组织一些资源,便可在组织内部聚集一些人气和发放一些安全意识相关的培训资料。

然而这些并不足够,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的安全培训专员Alice Wong表示:要确保安全意识培训计划的成功,我们首先要清晰定义安全培训的目标及流程,安全培训不能脱离于组织的安全管理体系,每家组织都不相同,在安全管理层面表现为业务所面临的安全威胁、业务对安全控管的需求都不相同,所以从市场上盲目购置标准化的安全意识培训资源如员工安全手册、安全便签或安全海报等等,企图利用它们来迅速普及员工的安全基础认知的想法是很拔苗助长甚至本末倒置的。

针对全何员工的安全培训不是终级目标,无疑只是一项安全控管流程,它的终极目标是通过管理组织中关于人员对安全的认识,来降低业务所面临的整体安全风险水平。所以,如果组织没有明确的安全方针政策,先开发出来,没有这项安全工作的“最高指示”,盲目追随其它组织在安全培训上的做法显然是在东施效颦,只知其表,不知其里。

对比中外大型的企业在安全管理方面的差距,首先我们会发现最大的差别在安全方针政策上面,这不仅是多数中国公司的短处,也是中国公司在全球化成长过程中的阵痛——即使源自中国的跨国企业也常常缺乏几句核心而简炼的文字。安全方针政策是公司在信息安全方面的价值观或核心理念,如果公司高层连这最基本的东西都未能制定出来并进行适当的发布,如何能让客户以及商业合作伙伴打消安全顾虑和放心进行商业交易呢?

然而公司最高层往往不是安全方面的专家,这些工作就要仰仗安全负责人员,安全负责人需要同组织最高层讨论和制定安全方针政策,并由CEO或Chairman进行签署,安全方针政策的措词除了核心和简练之外,直白和易懂也是很重要的。不要以为这些安全方针政策比较虚,它的确没有一台防火墙产品那样是台摆在那儿的能设置访问控制策略的实物,也不像一名保安人员那么活生生、礼貌而严谨地履行他的安全职责,但是它却为整个组织全体员工的安全态度和安全行为指明了一致的正确方向。

相信千锤百炼出来的安全方针政策有着那些通用的员工安全手册永远都无法企及的战略高度,因为它源自组织的长远目标和商业战略。到此,高端的安全方针政策已经被安全管理负责人以及组织最高层所参透和理解,下一步便是通过有效的沟通,让全体员工了解这些安全精华中的精华,实现安全理念至上而下的有效沟通不正是安全意识培训工作的重点么?现在让我们想想:从外部找几家安全培训服务提供商,让他们展示各自的拿手绝活,同时从内部找几个安全协调人员,让挑选一些厂商能提供通用的安全培训产品,而不从核心的关键问题出发,无疑都是在盲人摸象,急病乱投医。

将组织的安全方针政策与全体员工进行沟通的要点是落实,首先需要向员工明确的是方针政策是方针政策,不是实施细则,而多数大型企业都需要能够落实安全方针政策的各类安全实施细则,即如安全标准、作业流程或指南等等非常细化和明确的安全规范。通常,只要符合安全方针政策的精神,这些安全实施细则往往由具体的业务部门来负责进行开发和维护,但是也有中央集权式的大统一模式,比如那些有着众多几近“克隆式”的网点的业务单元,由中央下属的某个部门统一开发和制定安全标准及流程的优势在于规模效应和成本节省,不过缺点是缺乏灵活性、本地化支持和人文关怀。

其次,要告知员工组织的安全方针政策是必须要遵守的,然而仅仅遵守安全方针政策并不足够。航海靠舵手,方针政策是把握安全相关工作的大方向,而实施细则往往难以及时和全面地覆盖工作中可能遇到的所有安全问题,这时需要得到指导,无疑在进行分析和决策时,从常理上应该符合安全方针政策。方针政策较少更新,而实施细则应该根据安全内外部环境的变化,及时进行调整,当然调整的准则也应该依据方针政策。管理比较人性化和宽松自由的组织在制定实施细则时不进行单一标准化的限制,并给多种选择的可能,甚至允许在给定的选择之外按照常理自主决定。

不管如何,安全方针政策需要得到针对全员的培训,而具体的实施细则,则可根据组织和各业务部门的实际情况适当决定进行培训与否、培训哪些内容以及培训到何种程度。

在开发和签署了安全方针政策之后,组织的高阶管理层还要向全体员工展示对安全的承诺,这也需要有效的沟通——无疑通过全员安全培训来实现最为靠谱。

下一步,实现组织的整体安全不仅仅是高层的职责,员工们也不是听一听安全大讲堂或看一看安全培训教程就完事儿了,需要通过培训让员工们了解到他们所需担负的安全角色和职责,当然这些多数已经都在安全方针政策和实施细则如标准流程中得到体现。

现在,我们通过安全培训也让员工们理解或知晓了安全的基础和需要担负的职责,接着当然要让员工们同意或接受它们,在形式上需要让参训员工签署保密协议和安全职责需知等等。形式上的这些并不足够,更重要的是要建立安全行为监管流程,定期检查安全方针政策的落实情况,奖励积极遵守安全方针政策并为组织的安全文化贡献正面力量的行为,警示甚至惩罚那些故意蔑视安全方针政策、刻意躲避安全控管措施并造成重大安全事故或造成大量业务损失的行为。只有当员工们了解并充分认识到组织在安全文化建设上不是应付检查做做样子的短期突击行为,自己的安全行为与组织的成功密切相关,更和自己的工作绩效挂钩之时,才会时刻将安全理念牢记于心,才会时刻注意去纠正不安全的行为,才会逐渐养成良好的安全习惯,才会成为影响组织安全文化的积极力量,才能帮助组织建立和完善安全的商业环境。

没有员工愿意从主观上违背组织的安全方针政策和标准流程,但是也别指望他们会天生便能主动遵循这些安全方针政策和标准流程,多数员工根本没有安全的粗略概念或大致轮廓,除非给他们足够的安全意识培训。如果员工未能获得必要的安全培训,则不能认识到他们所应担负的信息安全角色和职责,他们不仅不会为组织的安全文化建设贡献正面力量,反而会给组织增加基于人员的安全风险,进而给组织的未来成功持续运作埋下安全隐患。

最后,要注意的是,安全意识开始于安全方针政策的沟通、安全知识培训和安全文化教育,它并不会在此停留或结束,因为“活到老,学到老”,安全意识教育是永不停息的持续过程,也只有持续的培训过程才能改变员工的安全行为和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