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形态、网络安全与理念的力量

前两天,谈论到网络意识形态安全与信息安全意识教育的关系,虽然两者都包含“意识”一词,但看起来仿佛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不过,近期由中央网信办牵头主办的、旨在提升网民的安全意识的“网络安全宣传周”搞得倒是有声有色的。

官话说:互联网的发展很迅速,应用很广泛,对意识形态和思想文化乃至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挑战。其实,互联网本身只是工具,它本身并不是坏东西,也不会产生意识形态或思想文化内容。所以,中央制定了“积极利用、科学发展、依法管理、确保安全”大力发展健康向上的网络文化的方针,无疑是很值得拥护的。

不过,人们从内心深处讨厌的是这个社会主义,那个马列主义的政治说教,这让人们觉得很不真诚。当然,人们并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也不应该啊,因为人们能接受高等教育,能在政府机构供职,甚至能在企业里工作,能过上好日子,都离不开“接受党的领导”这一先决条件。即使不需要多么感恩,无疑也不能否认这一先决条件,否则就如同背叛自己的承诺,数典忘祖了一样,这样的人显然无法受到社会的信任和他人的接纳。

然而,意识形态和思想文化这些东西是虚的,却很容易被人利用,特别被强权或坏人利用。正如美国著名未来学家托夫勒在《权力的转移》一书中所指出的:“世界已经离开了暴力与金钱控制的时代,而未来世界政治的魔方将控制在拥有信息强权的人的手里,他们会使用手中掌握的网络控制权、信息发布权,利用英语这种强大的文化语言优势,达到暴力、金钱无法征服的目的。”

网络等新媒体所具有的高效性、广泛性、互动性、渗透性等特点,导致了各种意识形态相互激荡,各种思潮滋长蔓延。“我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儿,”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网络安全意识顾问董志军说:“纵观几千年人类发展历史,只有思想文化的多元化和相互牵制才能造就社会的繁荣和政治的稳定。”环顾全球,前些年一些国家相继发生的“颜色革命”,说到底是本土社会思想文化的多样性不够,对外来文化的抵制力差,制衡性不强,最终由于失衡严重而引发了政治突变、社会动荡。

从生态学角度讲,也是如此。一个常识性的现象是:人们交叉种植多种植被,往往比单一品种更能阻挡病虫害。如果要控制只准种植某单一品种,往往也更容易受到外来特种的侵袭。

美国的社会比较稳定,即使政府关门,也不会出现大的政治突变或社会动荡,为什么呢?这是因为美国的文化多元,各种族移民文化、各种价值观在这里制衡,即使政府倒闭,也不会有人扯个大旗宣称是获得了政权。而出现国家动荡和政治剧变的,显然都是那些先前在思想文化和价值观上极为保守、封闭和单一的国家,整个国家的女人都蒙面不能外出就是极端封闭的例证。在面对来自西方开放式文化的强力冲击时,国民的世界观、价值观突然进入迷惑状态,甚至出现群体精神混乱,社会动荡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儿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汲取国外在维护网络意识形态和文化安全方面的教训。尽管我们已经有几千年的儒释道家文化传承,我们仍然需要吸收国外先进的科学理念,以使我们的社会人文思想达到新的全球平衡。

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在《理念的力量:什么决定中国的未来》一书中提到:理念是重要的,人的行为不仅受利益的支配,也受理念的支配。在网络时代,在意识形态和信息安全意识领域也是如此,培植正确的或者说适当的网络信息安全理念,是保障大到国家安全,小到企业安全的核心工作。

张维迎又说:社会的变革和人类的进步基本上都是在新的理念推动下出现的,没有理念的变化就没有制度和政策的改变。在社会治理领域,完善网络社会治理体系,依法治国,没有法制理念的变化,仍然是空谈。在网络信息安全管理领域,出台信息安全方针政策和规章制度,没有信息安全理念的变化,都是一纸空文。

张维迎在《理念的力量》中讲到“语言腐败”,这是很值得意识形态宣传和网络信息安全管理人员们思考的,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台前台后不一样”的双面人?这种严重的“语言腐败”现象到底是我们意识形态宣传工作的成功还是失败?“语言腐败”的双面人会不会成为国家安全的重要威胁?我们不应该让某一种特定的理念去占据讲台、电台、电视、报纸或者网络,而是应该充分借助思想的自由市场,让每一种理念和观念在公平、公开和自由的环境下面进行博弈和竞争。

话说回来,如何能有效改变人们的网络信息安全理念呢?显然传统的洗脑式说教不是好办法,合适的意识形态和企业文化不是至上而下的强力灌输而轻易达到的。董志军说:如同百家争鸣时代的互动式的辩论是成功的关键,我们建议企业文化层面的领袖们,积极引导受众们主动表达自己的信息安全观念,让这些不同的观念互相碰撞,再根据社会大环境以及组织机构的实际情况加以适当疏导,定能让网络信息安全基础意识和正确的理念认知深入人心,让信息安全成为永续成功和不断变革的坚实保障力量。

董志军最后说:我虽然是无党派人士,但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同时我并非宗教信徒,无意攻击任何文化理念,也不认为某些宗教落后。所以如果您觉得本文内容有些不当,或者不管您对本文中的观点有任何意见,都欢迎您直言相告。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我们的进步也需要您的声音!

意识形态安全还是网络安全意识

记得多年前新入职一家跨国公司不到三个月,我便经历了一次大公司的并购活动。要说,公司的决策和我们这些小螺丝一样的员工似乎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却有一件事让我今天都难以忘却。

当初竟然有一名IT员工跑到CIO那里,就公司拆分带来的人员重组而探讨起工作安全Job Security的问题。后来CIO和我们提起这件事情,不少人都表示意外,因为既然能混进全球知名的跨国公司,又年纪轻轻,何愁工作无保障呢?那时虽然我是做计算机网络信息安全的,但仍然觉得工作安全是和人力资源、职业发展、工会活动相关的,和网络安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

近来,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挂帅了网络安全与信息化领导小组,网络安全上升到了国家战略层面。我们做信息安全意识教育培训的,自然少不了要强烈关注中央精神。在众多“安全”项目中,我特意发现了“国家安全”和“文化安全”,这让我想起当年的“工作安全”与网络安全的关系。的确,现在的英美诸国携技术优势不断向其它国家传播基于基督教的所谓“普世”理念,甚至鼓动某些国家人民起来反抗政府,搞得中东多个国家乌烟瘴气。这些西方思潮显然是在借助科技渠道猛烈冲击其它文明,所以,从“国家安全”和“文化安全”的意识形态方面,防范西方不良思潮的渗透,我们不能忽视。

不过,要说基督教文化要优于其它宗教文化吗?估计除了亲西方的奴才,只有鬼才相信!但是为什么来自美国的高科技公司总是呈现出很强的“咄咄逼人”攻势呢?我认为经济利益方面的考虑是最重要的,这些公司想让全世界所有人都成为他们的客户。要说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儿,世界一体,就比如有富人愿意帮助穷人变富,尽管这富人可以借此变得更富,但是穷人何必固守贫穷而与富人为敌呢?要说,近几十年来,我们绝大多数人能逐渐过上了更好的日子,少得了改革开放政策,少得了与英美发达国家为伍么?就拿您现在看这篇文章的电子设备来讲,没有西方强力输出,靠我们的传统社会,研究得出来么?

有人恶意曲解中央国家网络安全战略就是保障共产主义政权安全,这些人应该了解“共产主义”在中国早已是“挂羊头卖狗肉”了,马克思的祖国放弃了它,苏维埃也放弃了它。东方儒学和西方文化之间的冲突远不如想像中的那么严重,相反,其相融相通的内容却很多,现在谈国家网络安全主要还是意识形态安全无疑是在自欺欺人自己吓自己。

不过,要让世界大同,我们需要宣传人类的东方文明,只是我们的国家宣传机器很难入侵到西方列强内部,最多只在第三世界站住脚,即使有CCTV4和凤凰传媒集团这些也只能影响一些海外华人。我们要在全球网络安全方面站住脚跟,就需要借助西方的先进技术,拿出中国特色的文化产品,方能让对方接受中国优秀的文化,“师夷长技以制夷”嘛!

尽管意识形态安全不是国家网络安全的关键,但是网络安全意识却是何时都不可少的,意识形态安全离不开网络安全意识。在网络安全文化建设方面,我们设计、开发和制作了大量的素材内容,它们贯通中西,适合小到家庭个人观赏,大到国家或地区领导人之间把玩。欢迎在线访问我们的网络安全文化资源库,以亲身体验和了解更多。

national-security-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