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的网络安全威胁及应对

我们生活着的这个时代通常被称为数字时代或信息时代。我们被信息技术所包围。互联网无处不在,为我们提供了无数的信息来源,以及娱乐、商业、商业、政府服务等的可能。电脑、平板电脑、智能手机、智能电视、数据库、网站等等,这些也是我们每天接触和互动的几种设备和系统。

它们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效率、便利和欢乐,但同时也带来了潜在的风险。有价值的信息、私人数据以及以前被锁起来存储在锁保险箱内的商业敏感数据,现在都是在线存储的,它们与那些心怀恶意的人,无论是犯罪还是恐怖分子,只有点击一下的距离。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网络安全的地方。

何谓网络安全?网络安全是保护互联网连接的系统免受未经授权的访问或攻击。这些系统包括诸如计算机、移动设备和平板电脑之类的个人设备,以及诸如网络、数据库和敏感设施之类的组织基础架构。

何谓网络攻击?网络攻击是指外部方违反信息技术系统的所有情况。网络攻击可以针对个人、组织、公司或政府。他们的目的可能是窃取敏感数据,如银行卡、信用卡信息,以侵犯个人隐私、破坏基础设施等等。

几乎所有的行业都越来越多地通过计算机网络运营,这就让其可能成为网络攻击的目标。近年来,网络攻击变得越来越有组织、激进和复杂。个人以及组织和商业数据都存在风险。

让我们看两个例子:2012年10月,某地铁5号线站点内信息显示屏出现异常,均显示“王鹏你妹”四个字,没多久系统关闭,变成了黑屏。2018年9月,某机场受到网络攻击。网络攻击者接管了网络上的几台计算机,并在控制重要系统的计算机上安装了恶意软件,例如机场周围的显示屏。结果,显示航班信息的屏幕脱机了三天。袭击者要求机场官员支付赎金以重新获得系统。

类似的这种网络安全事件例子不胜枚举。为了保护我们的数字环境,我们需要熟悉安全威胁的类型和所在。每次网络攻击都需要一个接入点,或一个穿透组织的入侵之“门”。因此,访问控制是所有威胁的首要组成部分。然后,攻击者需要有一个策略:确切地说如何使用接入点或“门”,而不会被阻止。战略是各个威胁的第二个组成部分。最后,攻击者有一个目标动机。攻击的目的是什么?该组织的哪些资产值得发起攻击?目标是外部网络威胁的最后一个组成部分。通过了解网络威胁的典型示例,我们可以制定和实施适当的应对方案及措施。

说到接入点,比如,环顾四周,我们可以注意到很多物理安全元素:窗户、门、还有空调通风口。这些并不是攻击者访问组织以窃取或造成损害的唯一方式。网络威胁的接入点可以是连接到组织网络的任何设备:计算机、平板电脑、Wi-Fi网络、移动电话、智能设备等等。要能够访问这些设备中的任何一个来穿透组织,攻击者需要使用一个如邮件、消息、网站等渠道。

说到网络犯罪分子的动机和目标,这往往差异很大。有些人想偷数据,有些人想偷钱。有些人试图破坏基础设施,其他人希望导致组织的系统停止工作,从而造成商业损害。攻击的动机可能是犯罪或恐怖分子,因此目标可能会有所不同。您有没有想一想,网络犯罪分子有哪些动机和目标可能对您所在的组织发起攻击呢?

不管如何,您和您的同事在保护组织和防止网络攻击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您可以阻止攻击者访问组织,这是任何网络攻击的第一个组成部分。你应该做什么而不是做什么?

从战略上讲,我们需要切断网络犯罪分子侵入组织的所有可能的接入点,因此,安全地出入工作场所,正确地使用计算设备,以及常见的信息渠道,是应对网络威胁的不二法门。知己知彼,了解了网络犯罪分子的动机和目标,我们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防御及反制措施,百战不殆,让犯罪分子拿鸡蛋碰石头,有来无回。

具体的战术呢?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网络安全意识专员董志军说:有很多我们可以做的防御及应对措施。让我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密码就像密钥,是计算机安全的一个重要方面。攻击者可能很容易猜到选择不当的密码,并可能导致未经授权访问系统。因此,我们的所有员工,包括可以访问系统的承包商和供应商,都有责任采取适当的措施来保护自己的密码:

在密码的选用方面,使用长密码。密码越长,攻击者就越难猜到。使用混合的字符类型(如大写、小写、数字及特殊字符),不要在多个站点使用相同的密码。不要与他人共享密码,也不要写下密码。不要使用生日和电话号码等信息作为密码。这些都比较容易被猜到到。在输入密码时,请注意防范“肩窥者”,就像在自动柜员机上输入密码时用手挡一挡那样。

当然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的安全防范战术非常之多。对此,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开发创作了大量高品质的故事驱动型安全意识培训内容。自2010年成立以来,我们为多家世界级客户提供网络安全意识课程内容服务,近年来,我们为中小型企业级客户推出了便捷的在线学习解决方案。

我们的培训视频简短、有趣且有效。偶尔散布的幽默有助于吸引用户的兴趣和注意力并引发人们的思考,以确保在当今组织运作的网络世界中的意识教育和合规性。

信息技术的渗透越来越深入,网络犯罪活动也将越来越狡猾和复杂,网络安全的重要性也会不断得到提高,保持安全警惕心至关重要。我们拥有东亚国民勤奋努力拼搏的精神,通过密切跟踪并掌握当今网络安全的最新情况,我们创建针对最新威胁的相关高质量视频,并为各种规模的组织提供培训员工以保护网络安全和敏感数据安全的所需的武器弹药。

不管您有任何相关的网络安全、保密与合规相关培训需求,都欢迎联系我们,洽谈业务合作。

  • 电话:0871-67122372
  • 手机:18206751343
  • 微信:18206751343
  • 邮箱:info@securemymind.com
  • QQ:1767022898

意识形态、网络安全与理念的力量

前两天,谈论到网络意识形态安全与信息安全意识教育的关系,虽然两者都包含“意识”一词,但看起来仿佛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不过,近期由中央网信办牵头主办的、旨在提升网民的安全意识的“网络安全宣传周”搞得倒是有声有色的。

官话说:互联网的发展很迅速,应用很广泛,对意识形态和思想文化乃至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挑战。其实,互联网本身只是工具,它本身并不是坏东西,也不会产生意识形态或思想文化内容。所以,中央制定了“积极利用、科学发展、依法管理、确保安全”大力发展健康向上的网络文化的方针,无疑是很值得拥护的。

不过,人们从内心深处讨厌的是这个社会主义,那个马列主义的政治说教,这让人们觉得很不真诚。当然,人们并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也不应该啊,因为人们能接受高等教育,能在政府机构供职,甚至能在企业里工作,能过上好日子,都离不开“接受党的领导”这一先决条件。即使不需要多么感恩,无疑也不能否认这一先决条件,否则就如同背叛自己的承诺,数典忘祖了一样,这样的人显然无法受到社会的信任和他人的接纳。

然而,意识形态和思想文化这些东西是虚的,却很容易被人利用,特别被强权或坏人利用。正如美国著名未来学家托夫勒在《权力的转移》一书中所指出的:“世界已经离开了暴力与金钱控制的时代,而未来世界政治的魔方将控制在拥有信息强权的人的手里,他们会使用手中掌握的网络控制权、信息发布权,利用英语这种强大的文化语言优势,达到暴力、金钱无法征服的目的。”

网络等新媒体所具有的高效性、广泛性、互动性、渗透性等特点,导致了各种意识形态相互激荡,各种思潮滋长蔓延。“我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儿,”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网络安全意识顾问董志军说:“纵观几千年人类发展历史,只有思想文化的多元化和相互牵制才能造就社会的繁荣和政治的稳定。”环顾全球,前些年一些国家相继发生的“颜色革命”,说到底是本土社会思想文化的多样性不够,对外来文化的抵制力差,制衡性不强,最终由于失衡严重而引发了政治突变、社会动荡。

从生态学角度讲,也是如此。一个常识性的现象是:人们交叉种植多种植被,往往比单一品种更能阻挡病虫害。如果要控制只准种植某单一品种,往往也更容易受到外来特种的侵袭。

美国的社会比较稳定,即使政府关门,也不会出现大的政治突变或社会动荡,为什么呢?这是因为美国的文化多元,各种族移民文化、各种价值观在这里制衡,即使政府倒闭,也不会有人扯个大旗宣称是获得了政权。而出现国家动荡和政治剧变的,显然都是那些先前在思想文化和价值观上极为保守、封闭和单一的国家,整个国家的女人都蒙面不能外出就是极端封闭的例证。在面对来自西方开放式文化的强力冲击时,国民的世界观、价值观突然进入迷惑状态,甚至出现群体精神混乱,社会动荡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儿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汲取国外在维护网络意识形态和文化安全方面的教训。尽管我们已经有几千年的儒释道家文化传承,我们仍然需要吸收国外先进的科学理念,以使我们的社会人文思想达到新的全球平衡。

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在《理念的力量:什么决定中国的未来》一书中提到:理念是重要的,人的行为不仅受利益的支配,也受理念的支配。在网络时代,在意识形态和信息安全意识领域也是如此,培植正确的或者说适当的网络信息安全理念,是保障大到国家安全,小到企业安全的核心工作。

张维迎又说:社会的变革和人类的进步基本上都是在新的理念推动下出现的,没有理念的变化就没有制度和政策的改变。在社会治理领域,完善网络社会治理体系,依法治国,没有法制理念的变化,仍然是空谈。在网络信息安全管理领域,出台信息安全方针政策和规章制度,没有信息安全理念的变化,都是一纸空文。

张维迎在《理念的力量》中讲到“语言腐败”,这是很值得意识形态宣传和网络信息安全管理人员们思考的,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台前台后不一样”的双面人?这种严重的“语言腐败”现象到底是我们意识形态宣传工作的成功还是失败?“语言腐败”的双面人会不会成为国家安全的重要威胁?我们不应该让某一种特定的理念去占据讲台、电台、电视、报纸或者网络,而是应该充分借助思想的自由市场,让每一种理念和观念在公平、公开和自由的环境下面进行博弈和竞争。

话说回来,如何能有效改变人们的网络信息安全理念呢?显然传统的洗脑式说教不是好办法,合适的意识形态和企业文化不是至上而下的强力灌输而轻易达到的。董志军说:如同百家争鸣时代的互动式的辩论是成功的关键,我们建议企业文化层面的领袖们,积极引导受众们主动表达自己的信息安全观念,让这些不同的观念互相碰撞,再根据社会大环境以及组织机构的实际情况加以适当疏导,定能让网络信息安全基础意识和正确的理念认知深入人心,让信息安全成为永续成功和不断变革的坚实保障力量。

董志军最后说:我虽然是无党派人士,但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同时我并非宗教信徒,无意攻击任何文化理念,也不认为某些宗教落后。所以如果您觉得本文内容有些不当,或者不管您对本文中的观点有任何意见,都欢迎您直言相告。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我们的进步也需要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