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安全意识的“西学东渐”与“洋为中用”

中国之史,长于言事;西国之史,长于言政。言事者之所重在一朝一姓兴亡之所由,谓之君史;言政者之所重在一城一乡教养之所起,谓之民史。——梁启超

在信息科技的创新与应用方面,中国人已经不满足于Copy To China了,国人深知:洋玩艺儿虽好,本土化更重要。深挖文化根基,分析受众特点,利用社会心理,引导消费习性逐渐被创业者奉为圣经。

说到信息安全意识,本来也是个舶来品,不过在碰上互联网时代,这个“西学东渐”可是光速袭来,只是多数人并不明白如何“洋为中用”。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信息安全分析师董志军说:在公司治理和安全管理方面,在表面上我们能引进一些西方的科学方法,但是在骨子里多数人仍然奉行的思想是“古为今用”,毕竟中华文明历史悠久,可资借鉴的历史经验教训太多了。

并非公司高阶管理者和信息安全从业人员拒绝复制西方国家信息安全意识这项工作,而因为在他们的眼中,这项工作看起来没什么产出,找不到短期内的价值点,空泛甚至小儿科。而即使当安全事故发生了,人为因素占较多份额的时候,他们想的更多的也是如何通过技术手段上来防范,或者就全归人品上去了。殊不知,技术永远是个“物”,而人品并非是天生的和固定不变的,“格物”不如“致知”。

说到格物致知、修齐治平,我们正好可以尽力探求一下,如何将信息安全意识管理,融入到我们的传统国学文化之中。当然,在这些交叉学科面前,我们的认知不足,修养水平有限,似乎有些太大胆。但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更应该谦卑地去研究、去思索。

让我们先回顾一下先秦哲学,留传的很多经典的形式都是诗歌体、对话体,其中大量关于人性、天道和天人关系等等,民众通过这种“教化”的方式获得了一次重要的开智,整个社会也进入了一个思想黄金期,人类文明也迎来了一次质的飞跃。结合今天看来,我们似乎也需要来这么一次旨在开启民众信息安全意识的“教化”行动,以促进受众思考为目的的,非意识形态洗脑似的强塞硬灌。

您可能觉得先秦太远,那我们不妨拿大明朝巨儒王阳明的心学来掰扯一下。王阳明认为“心即理”,“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这猛看起来有些佛老的唯心主义气味,实际上他强调的是:道德行为并不仰赖外在的规训和惩戒,而是源于内在的道德意志,意之所在便是物。他是对自己很诚实的一个人,同时也认为心不仅能够知觉、确立万物,还有主宰万天地、鬼神的作用。我们今天很多人不仅对外部不诚实,对自己也不诚实,这些人容易骗别人,当然也容易被骗——无论是电信诈骗、网络钓鱼还是社会工程学套取机密信息。芸芸众生,我们很多人都在向外求索,迷失了方向,自然比较容易但又不会真正受到任何一种外在的规训与惩戒的约束,不管主动被动、有意无意的信息安全违规或机密泄露事故,多数都是如此。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董志军分享体验说:只有我们向内求索,坚定内在的信息安全道德意志,发动我们的善心,那将坚不可摧而又攻无不克。天地鬼神都能主宰,那些信息侦探、网络黑客算个毛!纵使变换再多诈骗新手法,也仍然在我们信息安全“心”中。

重建心体,发明本心,是让信息安全意识深入人心的核心。而知行交养互发,“知行合一”则是我们进行引导和验证的手段。王阳明认为:“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人们的信息安全行为必然以人们的信息安全认知为指导,而人们的任何信息安全认知都必然依赖信息安全实践后才能得到验证。在建立和养成好的安全习惯,践行良好的安全行动的同时,是人们的内心本体的安全意识在起作用,信息安全知、行两者相即不离。以离开座位时锁屏这一行动为例,我本人对此有亲身的经历和深刻的理解,相信您对比一下,也不难领会。

关于“致良知”的思想,我觉得有两个结合点,第一个是人们常说的我们的心中住着一个魔鬼和一个天使,在面临信息安全相关的选择时,我们是选择善良的天使,还是选择凶恶的魔鬼呢?答案当然是扩充善含,遏制恶念。为善去恶,就是正心、诚意、致良知。要不要突破这个安全访问限制,要不要违规分享客户信息资料……都需要我们“致良知”。第二个呢,是关于信息安全与泄密事件报告与响应,在这一块儿说起来很重要,一名员工有没有在信息安全方面“致良知”,看见违规情况,有没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发现安全隐患,有没有及时汇报?如果您要逃避、漠视、甚至默许,那就是没有“致良知”。

聊了这么多,其实您会发现在“西学东渐”时,我们“洋为中用”的远远不够。其实,都是我们的修炼不够!也就是我们的信息安全意识修养不够!当然,这个意识的内容包含就更为广泛了。

我们有大几十部对话体式的信息安全意识培养素材,都是常见的信息安全场景,作品中的人物面临的为“善”和为“恶”的安全选择,相信会启发学员或受众们的思考,进而转化为内心的信息安全道德意识与判断力“心即理”,并且在日常工作中“致良知”、“知行合一”地付诸于正确的信息安全行动。

欢迎有兴趣的客户联系我们,预览作品,洽谈合作与采购。

  • 电话:0871-67122372
  • 微信:18206751343
  • 邮件:info@securemymind.com
  • QQ: 1767022898

信息安全管理之科技与观念的大讨论

现在几乎很难找到没有安装防病毒软件和企业防火墙的大中型组织了,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即便是Verisign、RSA、索尼、北电、赛门铁克等等这些科技大腕的安全防范体系都相当脆弱,普通企业的安全现状更是令人担忧,这使众多组织的信息安全负责人不得不开始反思传统的信息安全防范战略。

在过去这十多年里,我国的计算机网络信息安全产业随着互联网和信息化大环境的成熟而迅速成长起来,成千上万个安全控制相关的科技产品问世,有大批趁着好势头急剧成长的安全公司,更有抓住机会成功上市的安全行业领头羊,拜改革开放和科技创新之赐,现在多数用户的在安全控管方面的任何一项现实问题,几乎都有大量的技术解决方案来应对。

然而,针对各种各样安全问题的大多数解决方案都停留在技术层面,厂商多数很清楚并不能完全信赖技术措施,技术措施的生效需要适合客户的使用环境、也需要客户相关人员对技术产品的完美配合。

在当今的社会,这简直就是无法实现的,因为世界不可能再回返到一个稳定的时代,组织所面对的将永远是不确定和无法控制的环境,即使科技创新不断追赶,也永远会落后几拍。

在大环境的变化上,即便是我们谅解安全厂商,也面临客户相关人员对技术产品的操作和使用之上,即使我们暂不讨论厂商在安全控管产品的价值和成效上是否有太夸张的溢美之词,要让相关人员理解和接受安全技术产品的控管并不容易,所以结果是,多数组织部署了大量的安全控制措施,却并没能让这些控制措施发挥效力,进而让很多控管系统形同摆设或束之高阁,举例接合防病毒和防火墙来讲,便是防病毒系统被停用或没得到更新,防火墙策略配置不当或存有漏洞。

那么,担负重任的信息安全经理总监们该如何呢?国际环境和区域形势复杂多变,我们在政治上讲科学发展观,在安全管理上讲科技安全观,科技是一项工具,安全观念的转变才是致胜之道。

毋庸置疑,现在即使科技仍在不断发展,并不够成熟和完美,但是已经且会继续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我们以往忽视,而现在亟须加强的是如何能让科技这项工具发挥积极正面的效力,无疑要达到这点儿,需要我们以及安全技术的操作者和使用者们转变安全观念。

千万不要以为通过产品的使用培训便可使安全产品发挥效力,几乎没有实施了安全项目之后没有对用户进行培训的例子,这足以证明厂商的产品操作和使用培训是不够的,深层次的原因是信息安全的成功更多信赖全员的意识认知,而不仅仅是操作技能。

这一点儿,在中国、在信息科技和安全领域更是如此,我国在IT高科技领域的基础研究很落后,本地的成功企业多数是借助本土优势,占领了高端的应用层面,这就造成一个问题是整个社会大部分人们对科技产品的原理和概念不清楚,却在一天天照葫芦画瓢般使用它们,通常按步就搬的使用不会出现大的问题,可是稍微环境一变,就可能引发笑话甚至灾难。

在信息安全领域,也是如此,如果不让用户了解基本的安全观念,企图通过简单的安全防护产品的操作使用培训来保护用户,肯定是不够的,用户不能深入理解,肯定就不会从内心支持,更不可能在环境变化时与时俱进的改变。

转变观念不是一会儿两会儿可以达成的,不过,重在坚持,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多个系列化的安全意识教育方案,能够帮助客户全方位、立体化、持续不断地对员工进行信息安全意识教育培训,如果您有任何关于信息安全管理中人员的认知培训问题或需求,欢迎联系亭长朗然公司的安全意识培训专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