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形态安全还是网络安全意识

记得多年前新入职一家跨国公司不到三个月,我便经历了一次大公司的并购活动。要说,公司的决策和我们这些小螺丝一样的员工似乎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却有一件事让我今天都难以忘却。

当初竟然有一名IT员工跑到CIO那里,就公司拆分带来的人员重组而探讨起工作安全Job Security的问题。后来CIO和我们提起这件事情,不少人都表示意外,因为既然能混进全球知名的跨国公司,又年纪轻轻,何愁工作无保障呢?那时虽然我是做计算机网络信息安全的,但仍然觉得工作安全是和人力资源、职业发展、工会活动相关的,和网络安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

近来,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挂帅了网络安全与信息化领导小组,网络安全上升到了国家战略层面。我们做信息安全意识教育培训的,自然少不了要强烈关注中央精神。在众多“安全”项目中,我特意发现了“国家安全”和“文化安全”,这让我想起当年的“工作安全”与网络安全的关系。的确,现在的英美诸国携技术优势不断向其它国家传播基于基督教的所谓“普世”理念,甚至鼓动某些国家人民起来反抗政府,搞得中东多个国家乌烟瘴气。这些西方思潮显然是在借助科技渠道猛烈冲击其它文明,所以,从“国家安全”和“文化安全”的意识形态方面,防范西方不良思潮的渗透,我们不能忽视。

不过,要说基督教文化要优于其它宗教文化吗?估计除了亲西方的奴才,只有鬼才相信!但是为什么来自美国的高科技公司总是呈现出很强的“咄咄逼人”攻势呢?我认为经济利益方面的考虑是最重要的,这些公司想让全世界所有人都成为他们的客户。要说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儿,世界一体,就比如有富人愿意帮助穷人变富,尽管这富人可以借此变得更富,但是穷人何必固守贫穷而与富人为敌呢?要说,近几十年来,我们绝大多数人能逐渐过上了更好的日子,少得了改革开放政策,少得了与英美发达国家为伍么?就拿您现在看这篇文章的电子设备来讲,没有西方强力输出,靠我们的传统社会,研究得出来么?

有人恶意曲解中央国家网络安全战略就是保障共产主义政权安全,这些人应该了解“共产主义”在中国早已是“挂羊头卖狗肉”了,马克思的祖国放弃了它,苏维埃也放弃了它。东方儒学和西方文化之间的冲突远不如想像中的那么严重,相反,其相融相通的内容却很多,现在谈国家网络安全主要还是意识形态安全无疑是在自欺欺人自己吓自己。

不过,要让世界大同,我们需要宣传人类的东方文明,只是我们的国家宣传机器很难入侵到西方列强内部,最多只在第三世界站住脚,即使有CCTV4和凤凰传媒集团这些也只能影响一些海外华人。我们要在全球网络安全方面站住脚跟,就需要借助西方的先进技术,拿出中国特色的文化产品,方能让对方接受中国优秀的文化,“师夷长技以制夷”嘛!

尽管意识形态安全不是国家网络安全的关键,但是网络安全意识却是何时都不可少的,意识形态安全离不开网络安全意识。在网络安全文化建设方面,我们设计、开发和制作了大量的素材内容,它们贯通中西,适合小到家庭个人观赏,大到国家或地区领导人之间把玩。欢迎在线访问我们的网络安全文化资源库,以亲身体验和了解更多。

  • 电话:0871-67122372
  • 手机:18206751343
  • 微信:18206751343
  • 邮箱:info@securemymind.com
  • QQ:1767022898

national-security-2003

自主可控仅仅是个技术问题吗?

国际竞争日益激烈,海外敌对势力对我们的改革开放成果虎视眈眈,窃密、入侵、渗透等方式和渠道越来越信息化。信息丢失、黑客入侵、间谍窃密案件时有发生,不仅关系到国家相关产业的核心竞争力与发展前景,也对国家安全也构成严重威胁。

“在当今世界,信息产业涉及经济、社会发展方方面面,也关系到国家的重大安全和发展利益。”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信息安全研究员董志军如是说。然而,我们的信息产业并非完全自由可控,部分核心技术和装备采用外国产品,存在安全隐患。

究其原因,信息产业领域特别是互联网产业,发源于美国,也是美国的传统优势,而我国在信息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投入不足,一些重要成果产业转化迟滞不畅,即使稍有转化,由于初期量产不足、平均成本高致使单位产品性价比较低、国际知名度欠缺市场竞争力较弱、再加之国际大腕对新生竞争力量的联合绞杀,在后继支撑不力的情况下,往往只会落得个半途而废。

说到这儿,您应该明白了,要取得自主可控,并非仅仅是个技术研究开发的问题,我们的芯片产业、操作系统产业、地理信息产业等等,这些年的总投入都远超过不少的发达国家,大量的产品也转化出来了。市场上也能见到这些产品,然而买家却寥寥无几,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是这些产品差劲吗?亭长朗然公司董志军说:产品好不好并不是关键的问题,就拿操作系统来说,XP之后多少创新的更为高档的系统出现了,但XP仍被大多数人们喜爱,至少使用起来并不觉得缺乏什么功能。由此我们相信,现在即使是最差劲的信息化产品,也能满足绝大部分用户的基本需求。

问题的根本原因在哪儿呢?在潜在用户的心理障碍,人们用习惯了某样东西,被这种东西附带的价值观给影响了。就如同很多人认为和美日德商品相比,国货品质就很差劲一样,这些人的这些观点在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简直就是真理,当然会有些市场。只是现在,中国追了几十年,品质早已提升了不少,还有不少人持这种旧观念,不是受旧观念的遗毒太重,就是受西方发达国家的思想宣传毒害太深。

如何帮助潜在用户走出心理障碍,让国人改掉“中国产品就是差”的传统观念呢?亭长朗然公司董志军说:如果我们的党政机关、各个厂家和多路媒体天天大唱“中国产品就是好!外国货都是垃圾!”那只会造就一些心胸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而对于明眼人,这招儿只会适得其反,将他们推向敌方。该怎么做呢?我们必须加强宣传教育,让人们知道,要实现自主可控,只有坚定不移地支持国货,支持国货就是在支持自己。当然,国货也需要争气,前期相当长一段时间宁可不赚钱,也要把市场抢回到自己的手中。

您可能会说,这样做会不会引起国外的抵制,说我们不是国际社会的一员?让我们看看美国,每位国民都要宣誓爱国,他们的爱国主义教育多么的高调!他们每年都花了一个月的精力去提高全社会的信息安全意识!有谁敢说美国保守封闭不开放吗?没有!

所以,我们也要将信息安全知识宣传纳入到全民教育范围内,使信息安全相关的法律法规家喻户晓。这样,当人们理解了自主可控和自己、家人、国家的关系多么紧密之后,才能真正的支持国货,我们的信息产业才能步入良性的循环轨道,我们才能持续投入研发、重要成果的市场转化速度才能被提升,产品品质和市场竞争力才能强化,才能有更多的预算投入到新的基础研发。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拥有实现真正的自主可控。

话说回来,西方发达国家的产品并非全部都带有丑化低化弱化我国同类产品的价值观,相反也有一些鼓励人们体验新事物的自由精神,比如有很多开源和公益的项目。积极参与和采用这些开源公益的项目,不仅可以增加国际社会对我们的亲和力与认同感,更能以较低的成本,提升我们的基础研究能力。另外,当我们使用特别是掌控了这些开放源代码项目,那里面有什么鬼能躲过我们的法眼呢?自主可控不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了吗?

说到底,自主可控不是一件技术事儿,而是在获取民心。要获取民心,拯救那些迷失的人们,需要使用一些适当的宣教手段,更需要可信可靠的信息安全意识教育。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出品了国内甚至国际领先的信息安全意识宣教素材资源,欢迎各级领导、各方有志之士,立即联系我们,洽谈业务合作。

您可以点击下图,在线体验我们的信息安全意识培训教程样本

infosec-awareness-de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