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装的“信息安全意识培训系统”上市

总部位于中国西南大后方昆明市的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近日宣布发布系列化“信息安全意识培训系统”产品。

新产品的名称暂定为“安全意识包厢”,即在专用的硬件设备中配置好信息安全意识培训相关的电子学习系统和在线课程内容,这样各类组织的信息安全培训负责人员不需要再操心用于安全意识培训平台软硬件的安装配置,也不需费心制作培训和演示课程,即可快速进行安全意识的灌输、安全理念的渗透和安全技能的传授,进而使组织快速获得安全文化建设水平的提升。

亭长朗然培训部安全意识产品经理Louis Wang称:在我们为众多国内大型客户进行安全意识服务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不少客户很希望尝试基于电脑的电子学习方案,我们通常免费帮助客户搭建学习平台、进行必要的安装配置、上传培训课程内容以及推动安全培训项目……这个过程通常比较漫长,而且耗费不少精力,为了使客户能快速领略到科技给安全意识培训带来的便捷,我们特意开发了系列化信息安全意识培训系统产品,目前我们的系列化产品分三个级别:Small-Middle-Enterprise,分别针对小型、中型和大型组织机构。

当前环境下,无论政府还是企业,对信息安全的重视度越来高。亭长朗然公司创始人董志军说:信息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人们与信息之间的互动越来越紧密,人们的日常社会生活、工作和学习方式都将发生前所未有的颠覆式变革。在国家治理领域,信息流、思想流、人员流、活动流大汇聚,信息安全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必要保障。在商业经济领域,业务流程、信息数据、信息系统和操作人员高度融合,信息安全成为保障基业永续的成功法宝。

就具体的信息安全问题点来讲,常见的安全控管产品都可以一定程度地帮助解决,甚至充分有效地解决。但是当众多问题点聚焦起来之时,越来越臃肿的安全产品本身就带来了新的问题——更多的故障出现点,更多的管理需求,更多的技术服务,负作用超过正能量……董志军称:科学系统地解决安全问题,最主要的是跳出传统的通过“点”、“线”来进行单方面安全控管的思维,将信息、系统、环境、流程、思想、人员等要素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一种全面立体的安全治理体系。

董志军补充说:“安全意识包厢”并非大而全的信息安全控管系统,而是展开全面立体化安全治理体系的一个出发点与指路灯。它综合人员、技术、流程之间的多种信息安全管理要素,同时又简单易用;它并非一个安全技术体系架构,却是安全治理和安全管理的基础;它不是信息安全管理项目计划路线图,却能为信息安全管理体系描绘出美妙的大图景和指出正确的航向……

欢迎联系我们了解更多关于“信息安全意识培训系统”的详情,以及洽谈进一步的合作。

security-awareness-box

  • 电话:0871-67122372
  • 手机:18206751343
  • 微信:18206751343
  • 邮箱:info@securemymind.com
  • QQ:1767022898

再谈安全意识教育

公司是否应该花钱对员工们进行安全意识培训呢?在信息安全业界,尽管多数安全管理方面的专家都赞成进行安全意识培训的必要性,但是仍然不时有极个别的反对声音,认为对最终用户进行安全培训是在浪费时间,而且那些培训费用完全可以用在其它的地方。

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这个在海内外仍然存在少量争议的课题。

首先,我们谈一件安全投资是否有必要,得有一个预期的收益,也需拿出可以进行衡量的可行性标准,并据此测量安全投入是否达到了最初的设想目标,即所谓的安全投资回报ROI。不过,在广泛的计算机网络信息安全领域,尚无可以借鉴的广为接受的投资回报算法,因为想量化安全事故可能带来的潜在损失和安全投入所能挽回的潜在损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即使在风险管理领域,有些计算公式,类似风险=漏洞*威胁*影响*概率之类的公式,不过这些也只是停在安全理论层面,根本不能被最佳信息安全实践操作所理会和采纳,所以成熟的安全风险评估和管理通常采用定性的分析方法。正因为如此,否定对员工们进行安全意识培训的必要性,明显是站不住脚的,就如同某些安全专家建议用户不要安装杀毒软件一样荒谬。

其次,对安全意识培训持反对意见者可能会质疑安全意识培训的成效,的确安全意识培训不像安装配置企业防火墙一样,设置了一条规则之后便可立即看出效果。安全意识培训的对象是人员,而人员则是信息安全要素中最复杂的最脆弱的一环。企图通过安全意识培训让员工们都成为信息安全方面的模范遵循者,简直就如同在地上画个圈,让人站在里面不要出来到处乱走一样。但据此来说信息安全意识培训无用也太不负责任,信息安全意识培训本身只是一种安全理念和技能的沟通方式,即使主动发布信息的一方,通常是安全意识培训讲师发出了正确的安全讯息,安全意识的接收者也可能不接收、不理解或不认可。这并不是安全意识培训本身的失败,而是尚需更多安全管理措施来配合。就如同购买了价格昂贵的防火墙,规则配置上却缺乏适当的安全策略标准指引,或者防火墙管理员偷懒,随意配置允许任意源随意访问任意目标一样。有些现成的方法可以帮助衡量安全意识培训的成效,比如在培训前后通过信息安全基础测试来了解员工们对安全理念的掌握情况,通常经过培训之后员工们对信息安全的认知都会有所提升。

再者,安全意识培训的反对者会认为安全意识很难影响安全行为,的确,人们对某些事物的认知和行为可能并不一致。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的安全咨询顾问James Dong举例说:几乎所有的城镇人口都会从小就被教育遵守交通规则,但是仍然随处可见闯红灯和穿越马路的情景,我们能否认说交通安全意识教育不能改变交通安全行为么?当然不能,违反交通安全规则的自有他们的“道理”,比如认为交通灯不够灵活、穿越马路较近更节省时间等等。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在违反交通安全规则的时候,多数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在违反,假想我们不教育人们遵守安全交规,那世界会混乱成什么样子?要让安全意识和安全行为有效关联起来,需要的是激励措施,奖励积极向上的安全行为,处罚恶劣的不安全行为,自然而然便能建立起“知行合一”的安全合规文化,但看新交规实施以来的威慑作用便知一二。

最后,安全意识培训的反对者会认为这些资金和人力的投入可以通过其它安全控管来获取更好的效果,说这些的往往是些急于推销安全技术产品的厂商,我们不排除很多安全问题可以通过形形色色的技术控管方式来解决,比如防止用户有意或无意犯错。我们不得不说的是这些安全控制技术都需要人员来操控和使用,它们要发挥效用的最大假设前提是人们的理解和支持,不通过安全意识培训,如何获得理解和支持呢?此外,老人们常说“淹死的人通常都是会游泳的”,不屑于安全意识提升的技术专家们,冒险精神可嘉,但较安全技能并不是很高超的普通用户更可能成为安全事故的发动者或受害者。

secure-your-employ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