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顶级黑客关注安全意识培训

时至今日,中国的早期黑客们多都已经在各家商业的网络信息安全公司、电商或金融圈中担当重要决策职位,他们对互联网安全的深刻理解和认识,让他们能够准确洞察安全产业发展的未来方向,他们的安全观点和行为非常值得社会大众特别是各类组织机构的安全负责人员参考。

就在专注于信息安全意识培训服务的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不久,便收到国内首届黑客大会多名白帽子黑客的特别关注和热情邀请。对此,亭长朗然公司安全顾问James Dong为之感动:“近几年,黑客一词被人们误解和丑化,重拾和弘扬真正的白帽黑客精神,让自由、共享、平等和互助的理念能持续下去,是至关重要的工作。”

而针对大众用户的信息安全意识普及教育,是防范各类恶意黑客攻击手段、搭建全面综合的安全管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即使在黑客群体,仍有不少缺乏基本的互联网安全道德和素养,长期不当的安全攻击行为让他们逐渐成为业界的害群之马甚至网络社会中的败类。

正义的黑客被称为白帽黑客,他们往往是网络安全公司、大牌互联网公司、电商公司与金融公司中的安全高管人员,是各类网络犯罪分子的克星,为建立平安和谐的互联网而努力,所以在白帽黑客提及到进行信息安全意识合作的机会和可能性之时,James Dong立即表示愿意携手共进,因为这种合作符合亭长朗然公司“通过提升人们的安全意识来帮助降低安全风险”的使命。

而网络安全界的现实却非常严峻,尽管经过多年的发展,各类组织机构已经部署了大量的安全控制措施,但是仍然比较偏重技术手段,却仍然无法应对诸如Stuxnet、Duqu以及近日特别猖狂的Flame等病毒的泛滥成灾,最终原因是这类复杂的高级可持续性攻击不仅仅能靠技术控制手段来防范,精英的安全团队如各类组织的安全技术专家和管理人员并不能覆盖到恶意攻击者所能覆盖的领域,而最薄弱的区域往往是最终用户,最典型的利用最终用户发起成功攻击的方式便是社交工程攻击。

而要有效防范社交工程攻击,唯有从最终用户的安全意识教育开始,而最终用户往往会觉得保护信息安全不是他们的职责,他们也没有这些能力,他们认为该由比黑客更厉害的安全团队来应对。最终用户的这些想法并非完全不合理,然而却显然不正确,因为今天各类型组织需要让员工了解到黑客等恶意攻击者常用的伎俩和手段,掌握到如何识别诈骗和应对社会工程学攻击的基本能力,而这些由有着亲身经历的大牌黑客来现身讲解是最理想的教学方式。

所以,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联络了多名重视安全意识教育培训的白帽黑客,并聘用他们为亭长朗然公司安全意识培训课程指导专家,为企业安全培训课程的课题选择、内容设计和制作提供咨询顾问和智力支持。

“网络犯罪分子越来越狡猾,传统的各类安全控管措施如防病毒、防入侵系统等等都不足够,它们只能达到近乎一半的安全保护作用。而信息安全最大的漏洞是人们脆弱的安全意识,在安全威胁面前,普通员工的一项错误选择足以令组织的整个业务受到严重伤害。要让员工在接受安全意识培训时能够身临其境般接受模拟渗透攻击测试,则可以取到最佳的效果。”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信息安全意识培训的内容,请访问亭长朗然公司网站

意识形态安全还是网络安全意识

记得多年前新入职一家跨国公司不到三个月,我便经历了一次大公司的并购活动。要说,公司的决策和我们这些小螺丝一样的员工似乎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却有一件事让我今天都难以忘却。

当初竟然有一名IT员工跑到CIO那里,就公司拆分带来的人员重组而探讨起工作安全Job Security的问题。后来CIO和我们提起这件事情,不少人都表示意外,因为既然能混进全球知名的跨国公司,又年纪轻轻,何愁工作无保障呢?那时虽然我是做计算机网络信息安全的,但仍然觉得工作安全是和人力资源、职业发展、福利保险、工会权益相关的,和网络安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

近来,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挂帅了网络安全与信息化领导小组,网络安全上升到了国家战略层面。我们做信息安全意识教育培训的,自然少不了要强烈关注中央精神。在众多“安全”项目中,我特意发现了“国家安全”和“文化安全”,这让我想起当年的“工作安全”与网络安全的关系。的确,现在的英美诸国携技术优势不断向其它国家传播基于基督教的所谓“普世”理念,甚至鼓动某些国家人民起来反抗政府,搞得中东多个国家乌烟瘴气。这些西方思潮显然是在借助科技渠道猛烈冲击其它文明,所以,从“国家安全”和“文化安全”的意识形态方面,防范西方不良思潮的渗透,我们不能忽视。

不过,要说基督教文化要优于其它宗教文化吗?估计除了亲西方的奴才,只有鬼才相信!但是为什么来自美国的高科技公司总是呈现出很强的“咄咄逼人”攻势呢?我认为经济利益方面的考虑是最重要的,这些公司想让全世界所有人都成为他们的客户。要说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儿,世界一体,就比如有富人愿意帮助穷人变富,尽管这富人可以借此变得更富,但是穷人何必固守贫穷而与富人为敌呢?要说,近几十年来,我们绝大多数人能逐渐过上了更好的日子,少得了改革开放政策,少得了与英美发达国家为伍么?就拿您现在看这篇文章的电子设备来讲,没有西方强力输出,靠我们的传统社会,研究得出来么?

有人恶意曲解中央国家网络安全战略就是保障共产主义政权安全,这些人应该了解“共产主义”在中国早已是“挂羊头卖狗肉”了,马克思的祖国放弃了它,苏维埃也放弃了它。东方儒学和西方文化之间的冲突远不如想像中的那么严重,相反,其相融相通的内容却很多,现在谈国家网络安全主要还是意识形态安全无疑是在自欺欺人自己吓自己。

不过,要让世界大同,我们需要宣传人类的东方文明,只是我们的国家宣传机器很难入侵到西方列强内部,最多只在第三世界站住脚,即使有CCTV4和凤凰传媒集团这些也只能影响一些海外华人。我们要在全球网络安全方面站住脚跟,就需要借助西方的先进技术,拿出中国特色的文化产品,方能让对方接受中国优秀的文化,“师夷长技以制夷”嘛!

尽管意识形态安全不是国家网络安全的关键,但是网络安全意识却是何时都不可少的,意识形态安全离不开网络安全意识。在网络安全文化建设方面,我们设计、开发和制作了大量的素材内容,它们贯通中西,适合小到家庭个人观赏,大到国家或地区领导人之间把玩。欢迎在线访问我们的网络安全文化资源库,以亲身体验和了解更多。

  • 电话:0871-67122372
  • 手机:18206751343
  • 微信:18206751343
  • 邮箱:info@securemymind.com
  • QQ:1767022898

national-security-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