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安全意识弥补安全“技术控”的软肋

在理想的情况下,各种安全问题都可以被安全技术控制措施解决,“技术控”们对此深信不疑,甚至屡次碰壁后,仍然不甘心,只怪用户们“不懂技术”。对此,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网络安全研究员董志军说,在职场中,几乎所有人都希望受到重视和认可,技术人员更愿意别人承认自己的水平高超。技术有没有效?当然有,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是毫无疑问的。不过社会是复杂的,对人类安全地使用信息的过程进行成功的技术管控,前提在于管理层及用户得理解和可接这些技术管控措施。这个前提,就是“技术控”们的软肋,很多技术人员对此不服。关于这点,搞技术出生的安全管理人员会有深刻的理解。如果有人夸张地宣称“技术无用论”,那么很多技术人员就很容易被激怒甚至进行不客气地还击,就如同当着他们的面,说他们的技术水平很差劲,他们一定要较劲一番一决高低。

基本上,主流的信息安全控制技术可以抑制和扼杀自动化的攻击技术以及反制安全控制技术,尽管可能在速度方面稍稍迟缓,毕竟这是一个不断博弈和发展的过程。不过,对于非自动化的攻击和反制安全控制,比如针对人类弱点的恶意利用、定向攻击等等,主流的安全控制技术就显得很乏力。“人类的问题太复杂!技术是给懂技术的人使用的!”技术控管人员们只能找个借口,找个台阶下。其实这真不是纯技术的问题,当然不能纯靠技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靠人脑来发来的攻击,当然要靠人脑来防御。现在,业界越来越多地将人类视为信息安全防御中的薄弱环节,并且攻击者开始更喜欢利用诸如贪婪、好奇心和对权威的尊重和盲从等人为因素。

信息安全环境中的人类行为问题被认为是信息安全意识教育问题。因此,意识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向观众传播安全知识,以期改善行为。信息安全领域的安全专家倾向于告诉人们他们认为应该知道的安全知识。从军事对抗理论中就知道,知识就是力量,掌握先进攻击理论和方法的技艺高超的入侵者,很容易对手无寸铁尚未开化的平民百姓发起杀戮,如同现代世界训练有素的铁警战士开着坦克、端着冲锋枪穿越时空,冲入原始社会群落中收拾那些无知无畏的抗击者一样。

因此,安全意识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向民众传播最新的安全知识,以期民众的安全“脑力”更新至适当的防御和抗击水平,进而获得安全表现和行为方面的改善。因此,如何大规模快速地将大众进行安全知识武装到最新最强,如何利用技术辅助人力,使用安全领域的知识来改进人员的信息安全意识,才是取胜的最关键措施。这就是安全意识技术,即借助技术的力量,来提高安全意识普及的有效性和效率,这就需要我们研究安全风险通信、构建安全意识知识和平台,这是一门具有伟大目标的新型交叉学科。

信息安全宣教平台的一项关键功能是进行安全风险沟通,这是一套系统性地评估受众水平和需求、个性化定制安全意识学习课程内容的方法。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一方面利用安全意识教育来补充技术控管措施的不足,同时利用安全技术的“自动化”功能来提高信息安全意识。欢迎有兴趣了解更多,或有安全意识宣教系统使用需求的客户及合作伙伴联系我们,深入洽谈合作事宜。

  • 电话:0871-67122372
  • 微信:18206751343
  • 邮件:info@securemymind.com
  • QQ: 1767022898

网络空间安全畅想

今天,在互联网上处理着数十亿的海量数据信息。我们有网上银行,在线转帐,网上购物,社交网络,电子邮件,信用卡号码和密码等。所有这些敏感数据在互联网上传输,这些信息很容易被黑客窃取并用之于非法用途​​。

网络空间安全最重要的是确保所有数据在网络中的安全。今天,十几岁的小孩儿都可以熟练地使用互联网,但是他们可能不知道面临着的危险。我们相信,网络安全是IT工程师们的一个重要研究课题。同时我们要教导社会大众互联网上的不安全性,也教导人们对安全的正当要求,以及如何得到想要的安全保障,比如需要让人们知道随意的在互联网上上传敏感数据很可能带来的危险,在面对安全事故时应该如何正确应对。

一旦人们知道了互联网的危险性,便可以进一步采取必要措施保障信息数据的安全。网络安全是当今世界的重要领域之一,网络无处不在,全民皆网民,保障网络安全当然需要全民的参与。

保障自身的网络信息安全并不太难,在此之后,便是帮助他人,只有整个社会中,人人都获得了足够的安全防范之后,整体的安全环境才会变得更加美好。不过我们有再美好的期望也得面对残酷的现实,现实世界即有好人也有坏人,现实的网络世界也是即有网络卫兵也有网络黑帮。

是否想成为网络卫兵呢?我们相信只是一部分人的理想,而大部分人只需要了解基本的安全理念和掌握基础的操作技能,保护好自己的安全,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帮助周围的群众共同提升互联网安全水平。

能自保的便是合格的网民,能帮助别人的是标兵网民,他们都是兼职的,网络卫兵同是专业的网络安全战斗力量,他们是专职的。

网络空间战争和网络攻击无处不在,某些战争理论可能支持先发制人,中国的和平原则是不先攻打别人,不过网络空间是虚拟的,国家级的网络军队有没有对外发动网络入侵战争呢?这些可能没有明确的答案,也和广大网民本身没有关系,尽管网军可能花了网民们的纳税钱,但是防御和攻击有时并非那么界限分明。不可质疑的是,我们需要专业的网络力量来防范和打击互联网黑客和网络恐怖分子对我网络空间的入侵行为,如果我们的力量太弱,就会受到网络欺侮,部分西方媒体便是在利用网络战争论,通过互联网发布有损我们名誉的文章,以期制造网络空间紧张局面,甚至引发网络战争。

其实,抛开在国家层面发生网络空间战争的可能性不讲,在商业层面的网络攻击出无时不在发生,在网民之间的网络欺凌也是如此。商业间谍、竞争对手或不满的员工可能会发起网络攻击以便造成破坏或窃取机密,更有不良互联网公司雇佣水军对其它公司进行网络欺凌的案件,但不用说网络上那些对他人造谣中尚的言论了。

虽然说人们不会无缘无故地在网络上攻击别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网络攻击并不会收到预想的效果,暂时获利的诈骗分子会被绳之以法,猖獗的网络战争可能会让对方切断来自网络攻击源的网络连接,线上的网络欺凌可能造成线下的报复扔砖头。

网络世界要和平,需要的不是对立思维,需要的是网络安全秩序,这意味着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公司、不同家庭的人们需加强沟通理解,共同遵守网络安全常识。

cyber-space-secur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