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机关信息数据分享的挑战

近期,网络空间的安全性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关注,但是不要忘了,国家网络安全战略虽然是上层建筑,但它的构建方式却由千万个小型信息系统和数亿个计算终端组成。

最有效的保障国家网络安全的方法是收集各类信息数据,并对此进行安全等级划分,进而依据不同的安全等级实施必要的安全控制措施,这也正是近几年“等保”、“分保”等工作的核心指导思想。

前些日子,有网络安全专家谈到信息流动,认为国内的政府行业信息化以及信息安全落后的原因在于网络物理隔离政策,广义上讲,这不无道理,常年处在温室中的花朵如何能有抵抗恶劣自然气候的本领?

不过,反过来讲,内外网物理隔离政策虽然较土,但也有其积极的一面,尤其是在防范来自互联网的安全威胁之时。当我们看到很多政府机关和由政府控制的机构及公司职员使用两台桌面电脑,一个处理内部事务,一个处理对外联络,便不足为奇了。

然而,内网并非处于“信息孤岛”的状态,外网也并非只是多个互联网终端。内网中也有需要与外部交换的信息数据,外网的用户和数据同样需要流入内部的信息系统。看似比较混乱,实际上却有不少门道,数据是如何流动的呢?谁来掌握这些跨安全域的数据流向呢?信息系统管理员和信息系统服务厂商是一块儿重要力量。他们使用各种奇奇怪怪的方法,让数据交换通过一台台“堡垒机”进行中转。“堡垒机”的安全自然成了技术的重点,厂商在这方面能取得的安全例外特权自然就是一种权钱交易了。

说到底,内网中的多数数据安全级别并不需太高,而外网也不得不处理一些敏感甚至机密信息,内外网也无法彻底隔离,而搞这个隔离政策让政府办事效率大降的同时,也滋生了信息化方面的腐败。

要从内网计算系统向外分享数据怎么办?用户拿U盘拷啊,内网是个大毒窟,源自内部的网络安全威胁如病毒蠕虫等反倒多于外网的,不要觉得奇怪,原因之一是这些内网的终端往往不会得到及时的安全修复和病毒库升级,更重要的原因是信息科技部门根本不把内网的安全问题当一回事。

闭关锁国时代特权可以走后门搞走私,国家积弱不堪,改革开放让国家富裕起来,却让大部分国家利益拱手让人,核心原因是敏感信息的安全控制不够。由此对比,政府机构的信息化进程似乎该走出闭关锁国状态了。

然而,敏感信息数据总需要得到适当而必要的安全控制,有什么好的方法吗?能在国际互联网出入口设置强大的数据丢失防范系统,防止国家机密外泄吗?显然是可笑的想法。

能在小规模范围内的信息系统设置数据防泄漏方案么?当然可以,不过,能有效防范形形色色的计算终端和人员口头泄密么?这需要不同的方法,这种创新方法是强化终端用户的信息安全保密意识。

Similar Posts:

    None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