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云安全迷思

尽管“云”一直是IT业界的一个争执话题,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并不是第一个“新概念”,而且也必将持续下去。忽视它的公司可能会落于已经采用“云”计算的竞争对手之后,这是因为云计算承诺降低IT开支并且提供运营效率,而这两者正是当今宏观经济前景莫测、商业竞争日益激烈的环境下取得成功的关键要素。

尽管如此,云计算的采用并非如人意,关键是概念成份过多,旧的体系尚可维护商业运作,新的云架构又需要一笔大的投资。即使决策人员有信心在未来数年内可以保持总体开支的降低,但是那并非迫不得已的选择。加之国有及上市公司又受到监管层面的严格控管,要求降低信息外包方面的风险,无疑在从法规层面切断关键部门及行业部署“公有云”的可能性。

实际上,各监管机构的顾虑并非过于敏感,核心的“云”计算技术都被美国掌握,采用美国的“公有云”,无疑是将国家的机密数据暴露出给美国政府;同时网络设备及软硬件“间谍门”事件的导出不穷,信息安全的顾虑让关系着国计民生的核心关键领域不敢轻易冒进采用国外的私有“云”技术。

对于大中型私营企业来讲,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方面的觉悟也在提升,将机密数据交给公有云计算,首先失去的是物理方面的控管,排差时没有物理机器可供检查;其次企业还需接受多重标准的监管,包括本地的和云计算服务商所属地的,这些无疑增加了业务机密信息的对外透明度和外泄概率,是在给未来埋上一颗“定时炸弹”。

结果则证实了目前的现状——小型私营企业和家庭个人用户成为大型“云”的主要消费者。小型机构没有和云服务商进行谈判的能力,然而这并不表示小型机构及个人不重视信息安全或在获得不到足够的云安全保障。相反,大型的云计算服务商在保障信息安全方面起点较高,甚至远高过于自身的安全保障和认知水平。所以,有了便宜好用又安全的大型“云计算”服务,为何不用呢?

话说回来,实际上大型机构也并非不能控管云计算中的安全问题。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的云安全分析师James Dong称:大型组织有较强的谈判筹码,可以通过了解云计算技术,要求云计算提供商确保云服务的安全性,以便保障他们的关键数据和应用程序的安全。负责云计算项目的CIO或IT总监通过约见云服务商,制定详细的服务级别协议,来获得多层的云计算安全保障,不仅可以用来保障自身敏感数据信息的安全,对于推动整个产业进步也是促进力量。

云计算是一项新生事物,新事物的出现可能会冲击到旧体制,甚至改变传统的利益分配格局,云计算本身的高效和低成本也可能会带来传统IT价值的创新和IT人员角色的转变。此时,诋毁云计算无疑是固步自封,认识云计算不够安全的误解难免是有的,而敞开心扉坦然接受变革,与时俱进抢好位站好队才是破解云安全迷思的正能量和正确选择。

如何开导IT团队和业务创新团队,消除团队成员对云计算的偏见和误解、鼓励团队成员勇于接受新事物和新挑战呢?无疑需要增强团队成员对信息安全的认识,只有得到了充分的认识,人们对云安全的信心才会加强。要加强对信息安全的正确认识,最高效的途径唯有加强团队成员们的信息安全意识培训。

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最基础、最实用的安全意识培训教程,不仅能够帮助各类型的组织加强内部的信息安全意识沟通,更有多种可以帮助推进信息安全体系建设的主题,比如针对云计算安全的迷思而特别开发的学习课件。

保障云安全,要的不是担心,而是信心,信心源自有效的安全理念沟通和执着的安全知识学习。

如果您有兴趣了解更多内容,欢迎联系我们获取更多详情。

  • 电话:0871-67122372
  • 手机:18206751343
  • 微信:18206751343
  • 邮箱:info@securemymind.com
  • QQ:1767022898

云计算安全的出路在“共享职责”

cloud-security-responsibility

最近,关注云计算的人们可能会注意到一个新的名词:“共享职责”,它源自英文:Shared Responsibility。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新词呢?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又能给云计算产业带来什么变化呢?我们邀请到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云计算安全研究员Charles Liu来和我们谈一谈这个话题。

国内云计算的投入很大笔,可是落地情况并不容乐观,甚至有业界专家预测云计算产业要落光伏产业的后路,成为预期无限好、现实折人腰的又一个典范。对此亭长朗然公司Charles说:人们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云计算目前主要的障碍是落地问题,与其说是应用的缺乏,不如说是安全的顾虑。

让我们分析一下市场与供给,大型的客户如互联网公司宁可自建基于云计算基础架构的数据中心,也不会轻易使用他人的。中小型客户的数据量还不是足够大、计算能力的需求也还不够强烈,所以并不会急于向云计算迁移。而想从个人和家庭用户那儿赚取足够多的钱来支撑庞大的云计算投入和日常的运营开支尚不容易,终端能轻易搞定的,为什么要用云呢?

其实更严重的问题是云计算的投入多数是就是数据中心建设,冗余电力、中央制冷、多台服务器、多条线路、海量存储等基础硬件的建设,这和客户所期望的云计算价值明显有差距,差距主要体观在应用软件方面的不足,可这并不是致命伤。

影响云计算大规模应用的关键问题在安全,要让云计算发挥作用,传统的IT组织需要变革,安全问题是首要考虑的。数据游离出传统的安全边界,谁来负责?这就引起我们今天探讨的“共享职责”一词。

“共享职责”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亭长朗然公司Charles打了个有趣的比方,如同使用“一国两制”的概念来解决香港澳门问题一样,“共享职责”是解决云计算安全的一种大胆创新尝试,但并不是折衷或退让。在“共享职责”条件下,云计算用户和服务商需共同担负必要的信息安全职责,因为唯有将双方的权利和职责放到台面,明确相关的产权归属以及服务中止等问题,云计算合约方能继续谈下去。

我们要拿一些企业应用来看,如技术层面讲,多数非关键的应用可以很快迁移到云端,但现实却恰恰相反,很多企业信息化越来越完善,能运行在“云”端的商业流程和在线应用却在回归企业内网。这种状况让看好云计算产业的人士大跌眼镜,非核心的数据尚且如此,核心业务流程如何能轻易使用公有云计算服务呢?

有专家提及规模效应,除了互联网门户和电商等有较大规模的用户,谁家云计算能跨过地域强制人家使用啊?官员搞云计算建设只是想出政绩或从中捞钱,可能对后期运营和赚钱并不感兴趣,即使发力也只在特定的区域或行业范围内部,规模市场不还是得看门户和电商的努力成果?

让我们预测一下,当云计算产业步光伏产业的后路之时,门户和电商可以出手,以极低价格获得大批计算能力,减个便宜然后低价销售,进而让云计算的价格优势显然出来。云计算过度投资的好处就如同当年互联网线路铺设一样,既然铺好了,有人巨亏,倒闭了,有人捡了便宜,最终对消费者是个利好。不过,即使能便宜到每年50万销售传统上每年500万数据中心的能力,也不见得客户会去买,问题在安全职责上面,我们需要“共享职责”创新理念,在IT服务框架之下建立双方的信息安全及隐私保护合约,方能有效打消用户对云计算安全方面的顾虑。

云计算产业的出路在安全问题的解决,而安全问题将落实到合约及职责层面,“共享职责”是一种创新的选择,相关的沟通和培训是起点。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提供信息安全意识培训方面的专业服务,可以帮助云计算服务商及客户有效解决安全方面的顾虑。此外,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创作了大量的信息安全意识课件模块,欢迎有兴趣的朋友们联系我们,洽谈安全意识培训方面的业务合作。

电话:0871-67122372

手机:18206751343

微信:18206751343

邮箱:info@securemymind.com

QQ:1767022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