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拒绝安全“强迫症”说开

不少人离开家后总是怀疑忘了锁门,为了防止万一,往往会返回来检查一下,却发现实际上门已经锁住了。这些人并不是得了健忘症或强迫症,而是安全潜意识促使他们在走出门口时将门锁住,而这一出自潜意识的动作并未交由大脑进行思考、指挥和存储,所以在出了门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大脑才反应过来,这一小段时间上的滞后造成思维上短暂的真空,人们不知道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不知道如何走到当前所在位置的。

人们大不必担心偶尔有这些异常的行为的严重性,因为进行必要的安全检查是安全管理中的一项最佳实践,反倒应该对这种高度的安全敏感性和责任感叫好!

上述这种情况同样发生在开车的人们身上,不过,这些人的境遇要好一些——车辆多配置有自动锁定和远程遥控的功能。

习以为常的安全动作已经不会刺激人们的大脑,潜意识中的安全行为已经融入到常规的工作流程,不需要耗费额外的管理资源,这不正是安全管理负责人期望的最高境界么?

如何才能达到这种最高的境界?无非是建立安全的文化氛围,处于混沌或不成熟状态下的人们或组织不会有潜意识的安全行为,就如同小孩儿在过马路时并不会自觉地向左右看一看,在外游玩时也不会像成人一样能时时提防环境中的安全威胁。

建立安全文化氛围更多依靠安全教育,想想大人们多少次拉住小孩儿的手,通过言传身教来告诉过马路时的安全注意事项,直到小孩儿在成长中经过一次次反反复复的锻炼才逐渐养成注意交通安全的好习惯。

语言灌输不如亲身示范,提到安全意识培训,不少企业的员工安全培训人员总以为搞“安全宣贯会”,转身便通过网络搜索一些有版权的安全培训资料进行修改加工。安全讲师自身一点都不尊重知识产权,却想要求员工来保护组织的机密信息不外泄,这不是有些搞笑的吗?安全培训讲师一点都不遵守著作权保护相关的法律法规,却要求学员来遵循组织的安全政策和标准,显然是假大空的做法,难收良效。

同样的道理也适合于企业寻找安全培训服务合作伙伴,如果一家安全培训服务公司建立的基础是非法文件分享论坛服务,或与私下的非法文件分享论坛有密切的利益关联,无疑这家公司并不懂安全,因为安全和法规遵循密不可分,或可能这家公司在冒险,因为它分享盗版内容无疑是在违法经营。

你可能要说博士论文都有那么多抄袭和做假,在安全培训内容上“借”一些算不了什么。的确,水至清则无鱼,我们不能抛开环境追求纯粹洁净高尚无比的乌托邦式安全理想,国内的互联网媒体经常互相抄袭,造成了大环境的肮脏。肮脏的抄袭环境影响到企业的信息安全管理,因为商业机密资料窃取者们者受到大环境的感染,他们会认为从他人那里复制一些文件没什么大不了;而组织内的员工和商业合作伙伴也会被这不良的思潮侵袭,他们可能觉得没必要保护什么信息数据的安全,甚至会认为组织的所有数据都应该公开透明地披露或分享出去。

而现在,商业成功日益信赖机密信息数据的安全保护,核心的技术信息遭窃会让企业丧失竞争力,一经曝光,更能让市值短期内大幅缩水。恶劣的环境下,组织的安全管理负责人员更需要加强对员工进行安全意识教育。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的安全研究员James Dong说:安全负责人改变不了世界,但至少要改变组织内部员工以及供应商、合作伙伴们的安全认识,要让他们知道,组织对信息安全是严肃和认真的,是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准的。

无疑要从自身做起,拒绝使用盗版软件,在组织内部推广软件正版化,在内容上也是如此,拒绝使用那些非法内容,在组织内部禁止和访问那些泄露个人隐私的网站。亭长朗然公司认为:组织往往希望员工以及供应商、合作伙伴们签署和遵守相关的保密协定,可是鲜有对其提供机密数据及隐私保护相关的法规遵循培训和监管,显然容易让保密协议成为一纸空文。

那安全培训内容呢?方法一:创造,只有创造才能真正了解安全培训的内涵,只有历经创造的艰难过程才能真正发现安全培训管理的真谛,才能真正知道如何通过培训来解决安全问题。方法二:购买,社会分工越来越细,懂安全的专家可能并不熟悉创意教育或内容制作,市场上有专门提供安全意识培训内容创造及制作的服务,买一些来,即省时间开发,又尊重内容版权,以身作则带领员工遵循信息安全保护相关的法规法纪和标准流程。

如果组织内偶尔显现出信息安全保护方面的“强迫症”并不可怕,倒是企业安全文化越来越成熟的标志,保障信息数据安全,安全管理负责人需以身作则,尊重知识产权,只有这样,保护组织的信息数据安全的各类措施才会被尊重和执行。

专利保护与信息安全

专利是市场竞争的重要工具。不少骨干型公司为了保持自己在技术上的领先地位,确保基础研发投入能够获得长期的回报,往往对创新技术申请专利知识产权保护。但是该手段并不能完全保证核心技术和方法不被泄露和流失,特别是这些核心专利技术引起竞争对手、商业间谍和网络黑客的兴趣或关注之时。

企业信息纷繁多样,无论企业规模大小,天天都在产生大量的信息,报表、份订单、计划、研发成果等等,都是企业所产生的信息。其中很多信息经常被忽略,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都存在或多或少的价值。这些价值可能被我们忽略,却会被竞争者或商业间谍盯上。我们应当从企业产生的信息资产进手,构建企业信息安全防护体系。

企业关键的知识信息

  • 贸易秘密,主要有两类:一类是企业所掌管的未公开过的,未获取相关产权法保护的技术秘密。这类技术秘密通常以图纸、技术规范等形式保存,涉及产品工艺,配方,操作经验等等;第二类是与企业的采购、销售、投资、财务、人事、治理等活动有关的具有秘密性质的经营秘密。如企业的重要交易、客户渠道、发展规划、盈利情况等等。
  • 专利信息,专利信息有别于贸易秘密里的技术秘密,这是因为专利本身是来源于技术的发明创造,而且受到法律的保护。在信息快速传播,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下我们应当特别留心自己专利信息的安全。防止专利内容被以任何形式抢注或盗用,或改换面目成为其他公司的专利。
  • 企业形象信息,企业形象信息安全注重的不是如何保密性,而是真实性和完整性,企业形象信息具有知识资产的性质,其安全与否对企业而言关系重大。

对企业信息安全的防护必须上升到知识产权保护战略的高度,这是一套系统化和复杂性的工作。信息安全的任何一个环节的失败就可能造成知识产权保护措施的失效。

机密保护与反泄密

想获取企业机密等关键知识信息的安全威胁有很多,通常来讲,竞争者是最大的外部威胁,然后则是和产业相关的供应链、合作伙伴以及客户群,当然也包括整个产业利益链条中的生存者,比如行业媒体从业人员、行业信息窃贼及贩子等。内部威胁则通常包括不满(贪婪)的员工以及离职的前员工以及他们的亲友,也包括可以出入内部的非正式员工如外包人员、临时工、实习生等等。

一看到有这么多关键信息需要保护,又有这么多想获取机密或者通过机密换钱的安全威胁,就知道保护机密反泄露是一项综合性的工程。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商业机密保护专员董志军说:应对复杂性的保密工作,要有系统化的方法。具体的战略方法,仍然要从管理入手,从制度、人员、技术等多维度出发。在这其中,保密制度的遵守和执行、保密技术的应用,都离不开人员的理解和支持。说到底,窃密和泄密的威胁主要来自于人员,防范窃密和泄密的关键点仍然是人员。

曾经沧海难为水,说到网络安全,在国家层面,已经不再是防黑客防病毒,而是关乎国家安全的信息管控和舆论引导。在企业层面,也已经不再是防病毒防诈骗,而是关系到企业竞争力、商业利益和未来发展的机密保护。说到底,安全保密技术和产品建设的阶段已经成为过去,在机密信息分布于各个岗位和人员、分布于多个地点和终端、传递于多个沟通渠道的新时代,要想控管好机密,防止机密盗窃和机密外泄,必须从人员的安全保密意识抓起!提升综合管治能力,才是应对之道。

希望我们的一些建议和倡议能帮助您。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是安全意识宣教领域的领航者,如果您有任何相关的安全问题,或者对安全意识有意见或建议,都欢迎您随时联系我们。如果您需要评估或采购安全、保密与合规相关宣教培训内容,也欢迎不要犹豫地给我们一个电话或消息。

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

  • 电话:0871-67122372
  • 手机:18206751343
  • 微信:18206751343
  • 邮箱:info@securemymind.com
  • QQ:1767022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