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安全不是意识形态“制脑权”的争夺

近日,关注军事频道、网络战争和互联网舆论监管的人们应该对“制脑权”不陌生,话说这未来的战争,很可能是网络媒体之间的战争,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战争,是认知空间上的战争。只有打好网上舆论斗争的主动仗,才能争得话语权,赢得制脑权,最终夺得制胜权。

同时我们也看到有一些疑问和不同的意见,比如:为什么要“制脑”呢?“制脑”是不是“洗脑”?“制脑”和“愚民”有什么区别?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安全顾问James Dong对此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考证,发现人们对“制脑权”的概念有一些不同的理解。最初,郑友林著书《制脑权》中对此的概念是:在全球的经济竞争中,掌握了知识与智慧,人才与速度,就掌握了“制脑权”的机遇,从而就可以在竞争中获胜,创造财富。

我们不是国家安全和政治军事方面的专家,所以不敢妄谈在信息化战争领域中认知空间和思想意识争夺的重要性。但是从浩瀚的人类历史上看,精神文化的传播往往主要依靠经济活动,比如古希腊文明席卷欧洲靠的是希腊商人,基督教的起源和传播也与擅长经商的犹太人密不可分,中国佛教的起源也和信奉佛教的千万西域商人聚居东汉都城洛阳紧紧相关。

让我们从逻辑层面想一想,外来文化不是拿来把玩儿的东西,而是附属于经济实力的,经济实力的领先才会造就文化的领先。所以,我们与其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对我们实施潜移默化的认知空间思想攻击,倒不如说是他们对我国发起强大的全球经济活动入侵。让我们问一问,为防止经济侵略,能关掉对外开放的大门吗?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时中国也很担心美国会搞“和平演变”,校长拿尼克松出的书《1999不战而胜》来教育我们,邓南巡才让这事儿给冷却下来。

我们今天谈信息安全意识,也得注意“制脑权”,知晓和重视信息安全意识教育的多数还是一些外向型的公司,比如外资公司以及合资公司。为什么呢?因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信息技术方面更为领先,在信息安全管理方面更为发达。对员工进行信息安全意识教育如同向员工灌输职业道德操守和日常行为规范一样,是领先文化内容的一部分。

中国近些年对外办了不少孔子学院,在传授汉语的同时,也在灌输意识形态,借此影响对中国的评价。中国崛起之势不可挡,但是由政府来组织对外输出意识形态,使用非经济手段来制老外的脑,这种手法可取,但效果不会太好。反过来想想,假如街头开了些巴西语培训班,都有多少什么人会参加呢?我们要对外输出有利于我国的文化价值观,就得依赖经济手段,依赖拓展海外的中资公司,让来自中国的跨国公司要对外展示中国的文化魅力,这才是正道,才能在对外文化推广方面收到有效的成绩。

文化大革命对传统的中国文化进行了大规模的破坏,不过近些年的国学回归活动已经让人们看到重拾信心的希望。在信息安全意识方面,我们无疑也需要正确的战略指导,需要热衷于中国优秀文化的信息安全思想家、理论家和实践家,也更需要一些商业公司方面的力量。在这一个细分的边缘领域,亭长朗然公司无疑是这方面的探路者和先行者。James说:如同企业管理思想和智慧一样,信息安全管理可以借鉴的传统文化元素有很多,其中有太多需要被深度挖掘和发扬光大。但是在前期无疑我们需要“西为中用,中西结合”的战术,先建立起一套框架,再拿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精髓来不断丰满和润泽内容。

有时人在年轻时,自己的娘说的话的一句听不进去,人家的娘说句话,顶自己亲娘的二十几年的养育之恩。来自中国的跨国公司通过领先的经济实力和优秀的文化来影响西方国家的员工,进而征服和控制更大范围内的人心。

文化的融合依赖商业的往来,亭长朗然公司,对国内的外资及合资公司,我们引进海外优质信息安全意识资源;对开拓海外的中资公司,我们帮助建立全球信息安全合规文化,并助客户借此向外推进灿烂的中华文明。我们帮助走进来和走出去的各类公司推进企业安全文化交流,增加理解和互信,并借此让世界更加的平安、和谐、美好。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