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形态、网络安全与理念的力量

前两天,谈论到网络意识形态安全与信息安全意识教育的关系,虽然两者都包含“意识”一词,但看起来仿佛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不过,近期由中央网信办牵头主办的、旨在提升网民的安全意识的“网络安全宣传周”搞得倒是有声有色的。

官话说:互联网的发展很迅速,应用很广泛,对意识形态和思想文化乃至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挑战。其实,互联网本身只是工具,它本身并不是坏东西,也不会产生意识形态或思想文化内容。所以,中央制定了“积极利用、科学发展、依法管理、确保安全”大力发展健康向上的网络文化的方针,无疑是很值得拥护的。

不过,人们从内心深处讨厌的是这个社会主义,那个马列主义的政治说教,这让人们觉得很不真诚。当然,人们并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也不应该啊,因为人们能接受高等教育,能在政府机构供职,甚至能在企业里工作,能过上好日子,都离不开“接受党的领导”这一先决条件。即使不需要多么感恩,无疑也不能否认这一先决条件,否则就如同背叛自己的承诺,数典忘祖了一样,这样的人显然无法受到社会的信任和他人的接纳。

然而,意识形态和思想文化这些东西是虚的,却很容易被人利用,特别被强权或坏人利用。正如美国著名未来学家托夫勒在《权力的转移》一书中所指出的:“世界已经离开了暴力与金钱控制的时代,而未来世界政治的魔方将控制在拥有信息强权的人的手里,他们会使用手中掌握的网络控制权、信息发布权,利用英语这种强大的文化语言优势,达到暴力、金钱无法征服的目的。”

网络等新媒体所具有的高效性、广泛性、互动性、渗透性等特点,导致了各种意识形态相互激荡,各种思潮滋长蔓延。“我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儿,”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网络安全意识顾问董志军说:“纵观几千年人类发展历史,只有思想文化的多元化和相互牵制才能造就社会的繁荣和政治的稳定。”环顾全球,前些年一些国家相继发生的“颜色革命”,说到底是本土社会思想文化的多样性不够,对外来文化的抵制力差,制衡性不强,最终由于失衡严重而引发了政治突变、社会动荡。

从生态学角度讲,也是如此。一个常识性的现象是:人们交叉种植多种植被,往往比单一品种更能阻挡病虫害。如果要控制只准种植某单一品种,往往也更容易受到外来特种的侵袭。

美国的社会比较稳定,即使政府关门,也不会出现大的政治突变或社会动荡,为什么呢?这是因为美国的文化多元,各种族移民文化、各种价值观在这里制衡,即使政府倒闭,也不会有人扯个大旗宣称是获得了政权。而出现国家动荡和政治剧变的,显然都是那些先前在思想文化和价值观上极为保守、封闭和单一的国家,整个国家的女人都蒙面不能外出就是极端封闭的例证。在面对来自西方开放式文化的强力冲击时,国民的世界观、价值观突然进入迷惑状态,甚至出现群体精神混乱,社会动荡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儿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汲取国外在维护网络意识形态和文化安全方面的教训。尽管我们已经有几千年的儒释道家文化传承,我们仍然需要吸收国外先进的科学理念,以使我们的社会人文思想达到新的全球平衡。

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在《理念的力量:什么决定中国的未来》一书中提到:理念是重要的,人的行为不仅受利益的支配,也受理念的支配。在网络时代,在意识形态和信息安全意识领域也是如此,培植正确的或者说适当的网络信息安全理念,是保障大到国家安全,小到企业安全的核心工作。

张维迎又说:社会的变革和人类的进步基本上都是在新的理念推动下出现的,没有理念的变化就没有制度和政策的改变。在社会治理领域,完善网络社会治理体系,依法治国,没有法制理念的变化,仍然是空谈。在网络信息安全管理领域,出台信息安全方针政策和规章制度,没有信息安全理念的变化,都是一纸空文。

张维迎在《理念的力量》中讲到“语言腐败”,这是很值得意识形态宣传和网络信息安全管理人员们思考的,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台前台后不一样”的双面人?这种严重的“语言腐败”现象到底是我们意识形态宣传工作的成功还是失败?“语言腐败”的双面人会不会成为国家安全的重要威胁?我们不应该让某一种特定的理念去占据讲台、电台、电视、报纸或者网络,而是应该充分借助思想的自由市场,让每一种理念和观念在公平、公开和自由的环境下面进行博弈和竞争。

话说回来,如何能有效改变人们的网络信息安全理念呢?显然传统的洗脑式说教不是好办法,合适的意识形态和企业文化不是至上而下的强力灌输而轻易达到的。董志军说:如同百家争鸣时代的互动式的辩论是成功的关键,我们建议企业文化层面的领袖们,积极引导受众们主动表达自己的信息安全观念,让这些不同的观念互相碰撞,再根据社会大环境以及组织机构的实际情况加以适当疏导,定能让网络信息安全基础意识和正确的理念认知深入人心,让信息安全成为永续成功和不断变革的坚实保障力量。

董志军最后说:我虽然是无党派人士,但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同时我并非宗教信徒,无意攻击任何文化理念,也不认为某些宗教落后。所以如果您觉得本文内容有些不当,或者不管您对本文中的观点有任何意见,都欢迎您直言相告。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我们的进步也需要您的声音!

安全文化建设需让员工走出舒适区

在公司内部,想要发起一场安全文化宣传活动不难,要形成具有长久效应的安全文化气氛不易,无疑企业文化及安全管理负责人需要下一番努力。

安全文化建设的最大驱动力无疑是来自业务成功的需求,当然,法规监管、行业准入、甚至合作伙伴的要求等等也都是驱动力量。然而,我们清晰可见的是在这些驱动力下,多数公司仍然严重信赖传统的技术类安全控制手段。虽然安全技术的不断创新让安全管理也越来越容易,然而显然技术措施无法完全兼顾安全治理的效率和效益。再高档的监控设备也经不起一口喷射到摄像头的恶心的浓痰,再高端的网络防火墙也会被懒散的管理员设置为不起任何访问控制作用的路由器。

如何科学地建设公司的安全文化呢?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安全文化顾问James Dong说:公司负责人要以部分国家标准为依据,结合企业实际和安全标准化创建及其他管理制度开展。以安全教育活动为载体强化安全文化建设,但是实话讲,国家标准都是高屋建翎,不会给出具体的案例性指导。于是不少公司就像搞革命运动一样,搞很多标语横幅、大会演讲、人山人海、上台颁奖……

需知,建立企业安全文化不是做“秀”给领导给外界看,而是要争取人心,要让受众们让员工们理解安全该怎么做,以及为什么要这样做。那我们想一想,诸如:“我的安全我负责,他人安全我有责,企业安全我尽责”等安全警语有给员工们什么实用的安全知识么?尽管这些警示语强调了安全责任,但是效果往往不佳,因为展示了太多的高压态势之下责任强加欲望,并没有从受众本身的特别出发,让受众感到有什么好处,所以容易引起受众的忽略甚至反感。

通过对一些简单的日常安全认知和行为的评估测试,能够获得整体的安全认知水平,通常在“该怎么做才安全”的层面,如果评估结果太差,则无疑需要强化安全知识内容的宣传。如果评估结果尚可,那说明最基础的安全知识已经被多数员工们所理解和掌握,安全文化建设的工作重点则应该将放在“为什么要这样做才安全”这个更高的层面上。

如果员工们普遍了解了“该怎么做才安全”,还不能指望他们会严格遵守,他们可能从内心深处并不认同,这往往是很多安全事故的基本原因。对这个层面上的员工,加强安全管理监督、自查自纠、交叉检查等等措施往往收效并不会太明显,即使多次检查下来看起来不错,也只是表面现象,而且这些检查活动往往会事倍功半。

人是活物,不是机器,别太期望叫他该怎么做他就会怎么做。昆明亭长朗然公司James表示:人们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思维习惯,我们要做的是改变这些。让受众超越“该怎么做才安全”的层面,让他们思考和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才安全”,他们才会有安全和思想和思维习惯,才会真正将安全流入到自己的血脉和行为之中。

人的本性是比较懒散的,保障安全往往需要人们付出更多,特别是对于那些长期不关心安全的人们。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不良的习性——“舒适区”。要让人们走出这个“舒适区”,安全理念才能深入人心,安全文化建设才能走上正轨。

聪明的安全作业流程和指南中往往不仅仅有关于“为什么要做这项安全流程”的目标,以及“该怎么做”的方法,更有“为什么要这样做”的精解,在些基础之上配之适当的奖惩措施,才能让安全流程和指南逐渐成为可不断重复的日常运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融入企业安全文化之中。

如果您对这个话题有高见或者想讲些什么,请不要犹豫,随时联系我们。

  • 电话:0871-67122372
  • 微信、手机:18206751343
  • 邮件:info@securemymind.com
  • QQ: 1767022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