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信息安全经理需要了解的国内外安全标准

尽管由人治向法治的过程困难重重,但不可否认法治观念越来越深入人心,信息安全领域的管理也不再是领导拍脑袋凭主观意愿决定一切的时代了。政府部门和关键的重点行业更是会接受多家监管机构对安全遵循的要求,领导型的标杆企业更是不得不向行业安全标准靠拢以增加竞争力,本文不是来剖析和解读业界的安全标准,只是来随意闲聊一下。

要说安全标准主要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需要强制性遵循的,主要是安全监管机构的法律法规和特殊行业的安全需要,比如几乎所有组织机构都要受到公共安全网络监管和保密等机构相关法规纪律的约束比如NIST、FISMA和信息安全等级保护等,而所有重点行业,都会有行业监管机构出台相关的安全准则如COSO、SOX、HIPAA和中国某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信息系统安全指南等,甚至大型领导厂商也会联合起来制定安全准入标准比如PCI等。

除了强制性必须遵循的之外,另一类是泛行业性质的安全标准,这些和行业及规模无关,比如国际化标准ISO/IEC 27001/2以及一些安全治理构架COBIT等。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标准之间会存在竞争,强制性标准中有政治权力和经济利益之争,而行业标准更多的是经济利益和影响力之争,各类标准的势力范围也与时俱进,越扩越大并且开始趋同。这各趋势并不见得是坏事,因为只要遵循一种比较成熟和完善的标准,往往相关的要求都可以被映射到其它类似标准之中,所以如果组织的信息安全管理体系和ISO 27001/2保持一致的话,可以说其它任何安全管理规范或文件都已经被遵循了90%以上,剩下的那些少量的条款和特别的要求只需稍做努力便可轻松实现,因为管理体系的精髓都是相通甚至相同的,所以基于相同安全理念而细化出来的法规制度也大同小异。

各级组织机构往往会根据安全管理体系标准的要求,结合单位和部门的实际情况,细化制作相关的信息安全规章制度和工作流程,其中不乏各类工作文档、动员会议和沟通培训等等。

接下来更进一步,各单位会对所辖范围内的安全管理体系规程的实施情况进行定期审查,以确保信息安全管理方针政策得以落实,安全制度得以遵照执行,安全体系建设得以不断改进。

多数的安全管理审查结果并不理想,这让安全管理规定的落实大打折扣,严重的会让安全标准和制度成为一纸空文。问题的根源何在呢?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的资深安全管理顾问James Dong说:各单位的信息安全管理领导小组或安全管理委员会对信息安全的理解和认识往往比较全面,再根据各安全主管部门的要求和指导,容易制定出与实际工作相关的安全规程;到部门安全(协调)员和最终用户这一级,往往并非安全方面的专家,他们缺乏对信息安全的整体和全面的认识,以至于难以制定出具体的日常安全工作操作流程和安全注意事项等等运用于最佳安全实践之中,再加之安全并非他们日常工作的核心内容,所以即使被强迫制定出一些文档,也是为了应付检查而非真正嵌入到工作流程之中。

由于这些一线用户数量众多,他们对安全认识的不够足以影响整体的安全管理水平,具体的表现形式为抵抗、躲避或忽略各类安全技术和管理控制措施,而安全认知水平不够的根源在于安全知识体系管理和沟通的不足,简单说,就是信息安全管理委员会或信息安全管理领导小组没有对各部门的安全管理员、安全技术人员和最终用户进行足够的安全知识灌输,以填补信息安全意识的空洞和差距。

所以,如果你是一名安全管理专家,或安全管理领导小组的成员,请不要再执著于具体的安全管理标准或规范的名称如ISO/IEC 27001、 COBIT、 HIPAA、 PCI-DSS、 SOX、 等级保护等等,而是加强对下属各部门安全(管理协调)员的支持,对他们进行安全理念和管理体系的培训,支持他们对最终用户进行安全意识培训教育。

信息安全管理标准大同小异,落实才是关键,而落实安全管理标准的重要工作,也是常常被忽略掉的核心一环,是填补安全认识不足的鸿沟,亦即是对员工进行足够的信息安全意识培训。

积极应对新型互联网安全威胁

无疑,在当今企业IT架构面临巨变的时代,信息安全威胁也即将以前所未有的增长速度光汹汹来袭,现在如果不积极提早应对,等滚滚如洪水的安全威胁来临之时已经难以招架。

在享用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等创新科技带来的益处之时,企业也应该在信息安全风险管理方面取得相应的突破性进展,因为不断演进的新型安全威胁不仅仅针对技术体系,更会给企业的商业信誉和股东价值带来重创。

当今企业面临着全球领域的竞争,网络犯罪分子的技术越来越高超、攻击手段也越来越复杂多变,更有受到国家支持的高级可持续性攻击APT,以及为竞争对手服务的商业间谍和如Anonymous之类的黑客主义者。

在网络犯罪分子面前,任何一点竞争情报或重要信息都是有利用价值的,所以他们会千方百计获得并利用它们,在这些严重的安全威胁面前,没有一家公司可以100%不受攻击影响。不过,通常来讲,智慧的企业都能看到安全威胁演变的特征比如攻击发生的频率、时段、强度以及有效性等等,进而加强抵御的力量,以便能快速而有效地进行响应。

网络犯罪分子发动攻击所利用的目标并不仅仅限于信息系统,而更多转向借用人员和流程,借用社交工程技术对目标公司的员工进行钓鱼式诈骗、利用业务安全流程中的薄弱之处进行渗透越来越成为攻击者乐于使用的方式。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了解了当前以及即将到来的安全威胁以及对安全威胁对漏洞的利用趋势之后,我们就需要制定必要的应对战略:

1.制定或更新安全方针政策,以能反映时代变迁以及新时期的业务安全保障之需;

2.开发和更新安全标准体系和操作流程,以便可以快速跟进企业信息架构的变迁并为新的架构建立安全保护体系;

3.在整个公司范围内开展防范新型安全威胁的培训和学习计划,候补人员的安全意识层面的漏洞;

4.强化安全威胁监控与预警,制定或更新应急响应、灾难恢复计划,确保业务持续管理计划能反映出信息安全架构的变迁;

5.强化外部沟通协调以及危机应对能力,企业信息架构不再是孤岛,处理与信息服务商、供应链及客户之间的关系成为安全威胁及攻击事件的重要课程。

尽管安全威胁来势汹汹,难以完全避开其影响,不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主动积极的业务安全风险应对之策先行可以降低不良影响带来的可能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