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在组织内部推进信息安全的方法

即使在偏僻的乡村,年轻人也开始使用智能手机与远方的亲朋好友进行联系,甚至连传统的农林牧渔行业也感受到利用信息系统可能带来的巨大产业变革。信息越来越成为大多数组织的生命线,它们可以存在于多种形式,比如物理的纸质文件、电子文件或数据库记录,当然还存在于人们的头脑、会谈和电话之中。

不容质疑,信息和信息系统赖以运作的基础架构和应用平台需要得到适当的安全保护,于是,我们在终端部署了防病毒、个人防火墙、客户端安全等措施,在网络层面实施了网关安全、接入控制、入侵防范等系统,在应用层面进行了系统加固、内容过滤,数据库安全等技术,并且建立了帐户管理、资产管理、漏洞扫描、补丁管理、风险评估、桌面检查、渗透测试、日志分析、审计认证、应急管理、灾备计划等等安全管理流程……

在加强技术控管和流程优化的过程中,我们忽视了一样关键的要素:人。时不时媒体曝光不少和人员相关的安全新闻,如:国字号企业员工贩卖客户资料谋私利、某公司员工在社交网络泄露公司机密,前员工入侵某企业服务器删除大量重要资料等等,这些都显示出,人员在信息安全管理中的重要性。

无论我们建立怎样的安全控制措施,例如分级管理、访问控制,也无论我们采用何种安全原则,如最小特权原则、权限分离原则、强制存取控制和安全域原则,我们都需要让“人”来访问、操作、传输和处理相关的信息数据,而“人”是活的,甲系统的严格控制难以防范用户从开放的乙系统泄漏机密,对机密信息甲某能守口如瓶乙某却口不遮掩,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冷冰冰地像对待一项信息组件一样来设定“人”的活动,而是要倡导人性化,安全管理中的人性化最重要在让人们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才安全,而不仅仅是该怎么做,在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广泛应用、信息传播极为便利和快捷的今天尤为如此。

这里的“人”通常包括数据的所有者和使用者,继续分解可能包含保管者、创建者、传输者……实际应用中这些角色也在变化,通常所有者是数据所属的业务单元的负责人,保管者是信息系统服务人员,而使用者可能包括内部员工和外部客户。

将数据保护的角色分开,便于让人们更清楚地了解到自己在保护数据和系统安全中所要担负的职责,了解了这一点,那些由于自己不慎泄露银行帐户、密码和认证令牌,导致钱款丢失的人们便不会轻易控告银行保护客户的帐户安全不力。

除了教育外部客户,最重要的还是教育内部员工注意安全,毕竟他们是信息系统和信息数据的主要用户,而教育内部员工信息安全意识,则需从新人抓起。

根据岗位的不同,新人一般要大约三个月到三年才能真正担当起工作重任,在这期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边学边干,我们也要让新员工在这个过程中学习安全相关的知识和技能,成为“安全人”,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是一两次培训或安全讲座可以达成的,信息安全专家需同人力资源培训部门确保新员工入职培训中设置有适当的安全课程,通过正式课程的学习,让员工明白信息安全的重要性,自己和部门的安全职责,公司的安全政策、标准、工作流程,可接受的安全行为准则,以及最佳的信息安全操作实践。

标准化的新员工入职信息安全课程培训并不足够,公司需要让员工将所学习到的安全知识和技能用于实际工作之中,而不同的工作岗位面临着不同的安全问题,对安全的具体操作实践需求也有差别,所以,还需要在岗位上进行安全意识和具体安全操作流程的培训。岗位培训通常需要员工所在部门的经理、主管、安全协调人员甚至老同事进行手把手引导,这也是新员工将所学的安全知识同工作实践结合起来的一个过程。

针对新员工的立体安全意识培训计划并未覆盖到全体员工,为了防范遗忘和懈怠,同样需要加强对老员工进行安全意识的刷新,此外,大部分的安全事件来自内部,而资深老员工的安全违规行为更容易造成严重的后果,所以,定期展开会对全员的安全意识培训和考核非常必要,让安全培训活动成为常规流程,进而影响员工的安全行为,逐渐养成企业的安全文化。

除去正式的安全意识培训和岗位安全技能指导,非正式的安全意识沟通也至关重要,一份安全邮件通讯,随手转发安全新闻,简单的一句安全提醒,随意聊一聊安全观点……正是由于这些无形之中的日积月累,让安全观念得以传播,让安全意识深入人心,让安全认知影响着组织、推动着组织文化向良性方向演进。

非正式的安全沟通还应表现在具体业务工作流程中,通常,在制定安全风险应对措施,或出现安全事故之后进行预防手段时,出于本能,安全负责人和专家们总在想该如何实施更强大的技术控制措施来防范用户犯错干些傻事儿或泄漏数据,往往忽略同相关人员的沟通,这一点在新项目的上马过程中表现尤为突出。

安全专家常说,需要将安全嵌入到业务流程中,将安全内置到系统中,所以,安全要尽可能早的切入到新事业,新项目,新系统,新软件等等之中。

“前期,安全人员如果过于弱势,安全未被提入项目议程,或合理安全建议不被采纳,可能会造成后期事故频发,亡羊补牢尚可,但事后修补的花费要远高于前期防范的投入。”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高级安全顾问Alice说到,“相反,如果太过强势,则会造成团队士气低落,项目进展缓慢,进而可能丧失大好商业机会。”

在多数现状下,在一个新的业务流程创新项目中,安全人员往往不是项目的赞助人或负责人,即使项目负责方积极邀请安全专业人员参与其中,安全专家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当然更有项目团队急于完成前期交付,而忽视、躲避或掩盖安全的情况。

能为众多项目的后期的安全事故负责的往往也并非安全专家,所以安全专家需要做的是让业务流程和创新项目团队明白安全的意义和目标,向他们分解安全职责,并且告知安全的通用方法,以及提供安全方面的专业智慧支持。

在获得了业务流程和创新项目团队支持的情况下,安全专家可以大有作为,充分发挥专业技术,展示自身价值,此时要切记安全是在寻求平衡,过忧不及。过份的敏感,夸大安全威胁和可能带来的后果,甚至为了安全而安全,可能让业务管理和创新团队疲于同安全人员进行交流,由担心被拒绝、害怕受到惩罚,到一味逃避、消极放弃甚至强硬反抗,最终由于不敢冒险而失去难得的机遇,或者将安全扣上阻碍业务拓展的帽子……

综合考虑,得出结论:加强同业务流程创新以及项目负责人员的沟通,让他们明白基础的安全理念和方法,以便制定适当的风险应对决策,方是在组织内部推动安全的上上策,而针对运维人员,入职安全培训、岗位安全培训和定期的全员安全意识培训必不可少。

大数据时代的大安全

big-security
大数据不仅成为互联网行业的热门词汇,更是目前信息化领域关注的创新技术焦点。

将信息系统应用于业务创新之时,不断产生的大量数据给传统IT管理带来挑战,特别是基于大数据的深度分析和有效利用,让IT重回业务创新流程的核心。IT初期建设之后的优化和改进在大数据时代朝气蓬勃,同时,如何有效利用大数据,将老旧的、不合时宜的、维护成本过高的信息系统顺利迁移到新的应用平台上呢?如何将安全威胁隔离出来呢?这是不少关注信息安全的IT管理者的头等大事儿。

通常关键性的行业如互联网、通讯、金融等领域拥有海量的数据,信息化程度也很高,性能问题不能一直靠简单增加服务器、网络设备及带宽来解决。高可用性的需求也时刻要求我们避免系统故障和停工时间。有效预知未来可能发生的安全事件,则是大数据时代最大的安全研究课题。

信息安全技术派可能喜欢搭建强大的信息系统来监控和侦测各信息系统的使用情况,并进行大量的条件设定,以便能通过使用大数据来实现我们所期望的大安全,进而让各类安全威胁能够被自动识别、预知、报告和进行高度关联式的响应。

偏执的信息安全技术派简单地将大安全想象成Hadoop版本的SOC,这不免有些天真的可爱。因为对于业务来讲,关心的更多的是界面和功能,对后台的深层次的技术东西,比如是用IBM,还是HP或Oracle的平台,业务部门的兴趣不大。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大数据安全观察员James Dong说:实际上,在后台技术方面,他们更愿意交给IT人员来做决定,当然业务部门的要求也很有道理,系统最好能够有很好的扩充性,以便满足业务不断发展的扩张的需求,此外便是价钱要合理,而且尽可能少花钱多办事儿。

那大安全如何办呢?信息安全关乎业务安全,这可是不能打折的。但是在业务眼中的信息安全是什么呢?防病毒防黑客?远不是。业务持续运行不中断,或意外中断后能快速恢复?有点道理。更重要的一点儿,业务安全期望IT安全的目标和战略能够满足到业务的目标和战略实现。

说到信息安全目标和战略,便是大数据时代大安全应该积极与其保持一致的,这不是夸夸其谈纸上谈兵来点虚妄的理论。在实践方面,大安全当然要跳出IT的思维圈子,也不仅仅是将传统的物理安全、生产安全、职业安全等纳入进来。

大安全,之所以要大,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把安全做大的同时也是在创新,在安全创新方面,我们要想业务所想,急业务所急,细化业务安全目标与职责,通过大数据系统来驱动业务安全的实现。强化业务风险识别与监管、内控与合规、公司治理、防内幕交易、防腐败……

大安全不是搞一套监控信息系统的安全管理系统,而是将安全理念和安全控制内置到业务流程之中,比如在关键业务信息系统的审批和流向之中加入必要的控管措施,防止专权或渎职、防止太过于保守和太过于激进等等影响业务持续健康发展的安全隐患。

要让大安全得以成功实施,需要较多的沟通协调和人员培训。这是一项大工程,每家公司都不一样,所以需要量身定制的大安全培训解决方案。使用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的信息安全培训解决方案,客户可以获得物超所值的精致实用的而且贴身可靠的安全培训产品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