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有效的信息安全管理矩阵的关键在沟通

经常有信息安全专家抱怨称单位领导并不重视安全,工作起来困难重重。姑且不评论领导的是非,在安全行业里有过管理经验的人们都知道,信息安全建设的推进是从上至下的行为,只有高层对安全进行承诺,作出示范并分配相应的安全资源,中层经理们和基层员工才会把安全工作当一会事儿。当然,如果高层对安全没有足够的兴趣,安全专家靠仅自己的力量无论如何也难以在组织层面开创安全管理的成功大业。

其实,领导重视安全与否,不仅仅是领导个人对安全重要性的认知表现,更能体现出董事会及监管层的安全意识水平,同样能体现出业务的成功对安全保障的信赖程度。

简单说,如果一个单位没有太多的重要数据和信息系统,当然在今天,这种单位简直难以寻到,它的成功运作不会面对太多的安全威胁,当然,外界和监管层不会给它什么安全方面的压力,董事会和高阶管理层当然就不会杞人忧天,安全专业人员在这里大谈安全的重要性,需加大安全管理力度等等完全是对牛弹琴。

往往问题并非如此简单,当今,几乎没有什么组织不需要保护重要的数据,即使是没几台电脑的传统行业也都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些核心竞争力凝缩起来就是组织成功的安全保障,需要得到适当级别的安全保护。

而当今的组织高层,不可能没有来自外部如客户及合作伙伴在安全管理方面的需求,监管机构和行业组织更是会给出不少压力,更不用说来自内部确保组织成功和业务持续性的呼声……所以,说单位领导不重视安全,工作不好展开是个伪命题。

可是高管们有没有反思一下,组织内的信息安全专家有这种抱怨的原因?信息安全专家往往能理解执行层高管们有更重要的战略决策工作,也不会要求高管掌们握高深的安全防护理论和安全操作技能,术业有专攻、分工有不同嘛。

问题的根源在于高管们并没有表现出来对信息安全的重视,简单说就是沟通不足,高阶管理层的领导带头示范工作不够,在信息安全管理方面,高阶管理层可能会觉得聘请安全管理专家和技术专家,部署如防病毒、防火墙等控管措施即可,无形中忽视了信息安全中最重要的人员的因素,实际上,组织内的员工是各类信息安全控管措施的使用者,安全措施要起到效果,需要使用者也就是人员的理解和配合,除此之外,组织中的大部分重要信息分散存储在于人脑之中,这不是通过网络信息安全系统可以控管的,需要组织有良好的安全文化,员工有良好的安全思想和安全行为,信息安全文化的建设需要高层的指导示范。

现在我们明白了高管在组织的信息安全管理中扮演着重要的领导角色,同样担当着重要的责任,高管要做些什么安全运作呢?当然要做好表率,要制定组织层面的信息安全方针政策,要向全体员工表述信息安全对于组织成功的重要性,向关心组织安全能力的团队和个人展示对信息安全的承诺,向全体员工强调所其担负的信息安全职责,爱要大胆说出来,对质量、环保的重视要说出来,对信息安全的重视也是如此。

此外,高管对信息安全的重视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在制定了总体的安全方针政策之后,要让方针政策落实下去,要建立信息安全治理和管理的矩阵,为组织建立信息安全总体目标,向各下属单位、机构及部门分解工作目标和制定绩效衡量指标,向下分配安全资源。

落实信息安全方针政策,建立安全管理矩阵,分配信息安全资源的重点仍然是在沟通协调,而沟通协调的重点无疑是对关键岗位及全体员工进行安全培训,针对关键岗位的培训主要集中在经理层,因为他们要为各自所管辖的职权范围内的安全管理事务负责,针对全体员工的安全培训主要在安全意识认知和安全操作基础技能,如此一来,在整个组织层面至上而下的安全矩阵式管理体系便建立起来了,剩下的便是循环进行和持续改进这一体系了。

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帮助各类型的组织通过进行必要的自上而下的信息安全沟通协调来建立有效的信息安全管理体系,进而保护组织的成功和基业永青,欢迎各位信息安全管理负责人或安全专家就各类安全话题一起沟通,我们的联系方式是:matrix@securemymind.com。

缺失的信息安全方针政策

信息安全方针也称“信息安全政策”或“信息安全策略”,您的组织有信息安全方针吗?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的一项安全调查表明:近半数人们并不清楚,而剩下的受访者中近半数表示没有,近半数表示有。

搜索“信息安全方针”,我们往往会被引导至日本公司的网站,撇开可能给日本公司带来的商业机会不谈,这至少让本土的信息安全人员们深深感悟到中日两国在信息安全管理之上的差距。

信息安全爱好者或技术人员往往期望能够推动公司内部的信息安全体系建设,不过这往往难获得成功。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的资深安全顾问James Dong说:因为信息安全管理是至上而下的体系,成功的关键要素是公司最高层对信息安全的重视和承诺。除此之外,还有更多如下因素:

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的中坚人才出现过一段时间的“断层”,特别是在国际化、标准化方面的管理人才十分匮乏。不过,改革开放以来,知识技能得到了重视,英雄得以用武之地,再加上人才培养和交流机制的作用,不少社会精英早已经爬到各类型组织的高管层。尽管如此,至少在信息安全管理层面,我国的社会精英们与发达国家之间的管理水平差距还相当遥远。

从产业层面探讨,信息安全管理水平和信息化水平密不可分,中国人基数大,多数领域内手工操作可能优于自动化或信息化,对信息系统和信息数据的安全要求可能不会太高,安全管理水平落后是情理之中可以理解的。

从文化差异方面来探讨,中国人的文化强调和谐一致,而不像西方人那么重视个人独立,所以在,中国人的隐私保护观念极为落后,而隐私保护无疑是个人信息安全保护的重要的推动力量,这方面的薄弱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多数安全管理负责人对信息安全的态度。

从社会法制层面来看,我国几千年形成的人治体系不能在短时间内消亡,多数人还是乐意凭关系而不是凭规则来办事,法律观念的淡漠表现在对专利版权和规章制度的态度之上。如果人们不重视自己和他人的智慧财产权保护,随意使用盗版资源,同时把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当成摆设之物,信息安全管理也难以在这个大环境中取得突破。

尽管上述种种原因可以为信息安全管理负责人的不作为找借口,我们不需要背负历史的深重罪责,但是我们需要看到未来,看到希望。亭长朗然公司的James说:在品质管理上,精品国货与服务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但是我们可以看到重获消费者信任的路途很艰难;在环境保护领域,先破坏再治理让我们付出了深重的代价;在信息安全领域,我们不能再忽视对客户或自家关键信息数据或信息系统的安全保护,这不仅关系着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更是关系着组织的信誉。

您的组织有信息安全方针吗?不要再纠结这个问题,立即行动起来,建立和更新组织的信息安全方针吧。信息安全方针政策,不仅仅是一份文件或口号,更应该是对股东、客户以及合作伙伴们的承诺,还是信息安全管理体系的关键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