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媒体敲诈与内部泄密事件背后的信息安全思考

搞信息安全,需要找到恰当的平衡点,不能做安全做到太过,影响业务和信息运作的效率;也不能太弱,没有底线让业务信息时刻处于威胁之下。

实话说,不少信息安全事件也并非孤立的安全违规,违规背后多数都有其深层次的原因,如果违规者了解信息安全相关的规章制度以及可能造成的后果而孤注一掷贸然行事,我们则需深挖之,否则类似的信息安全事件仍会不断发生。

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James Dong说:防止内部“泄密”,无疑需要强化保密意识和信息安全观念教育,仅靠文档加密防泄漏系统是封不住人们的嘴巴的。黑客、商业竞争者和不良媒体人员多的是渠道。

拜托,黑客和不满雇员与竞争对手联合坑害公司的案子很常见,信息安全的一项重大威胁来自商业竞争对手,他们不仅窃取客户信息和产品研发资料,更会利用财务信息来制造新闻。所以,信息安全远不是信息科技部门的事儿,不经意随便露出的一角都可能被竞争对手恶意利用,强化全体员工的信息安全意识教育,是信息安全负责人及高管们的重要职责。信息安全意识培训计划的关键,是要通过一些信息安全案例来引起员工们的思考,而不仅仅是告诉他们赤裸的答案——应该怎么做。

公开的市场交易不顺畅,人们只能走私下的交易渠道,这反倒促进了社会迈向更深的“潜规则”,地下交易也衍生出虚假报道以及腐败等行为,进而让有效的监管变得更不容易,与之关联社会隐性问题会变得更多。做信息安全管理也能吸取经验教训,要让员工们的正常信息访问和使用需求得已轻松满足,不要过分使用安全技术控管手段来压制工作相关的网络和信息系统应用,要公开那些公司认为不安全的信息系统使用方式,并获得最终用户的理解和支持,建立适当的信息安全需求及问题沟通反馈渠道,站在用户的角度和安全政策的立场想安全与效率,不局限于某个具体的安全管理平台或技术规范,定会灵活快速地处理信息安全相关的问题,同时又满足了用户的业务要求。亭长朗然公司警告称:一味盲目的使用计算机安全技术控管手段压制,可能引起用户的怠工,让业务效率受损;也可能引发最终用户恶意躲避或越过安全控制措施,甚至变身“特洛伊木马”,从内部发起破坏行为。

这是全民自媒体的新媒体时代,人们宁愿通过社交媒体和志同道合的人们触碰。媒体大佬们,该清醒一下了,想想问题的根源何在,以及如何有效疏导。信息安全管理委员会,也需要从中获得灵感,需要让所有员工了解到,即使出于正常的业务创新或市场拓展之目的,也要在公司的信息安全管理制度框架下进行,可能会让增长速度变缓,但是却能带来长期稳健的发展。公司大起来,规章制度多少可能会压制一些个人英雄主义,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想有一番作为,去创造不同,但不能恣意破坏和践踏现有的信息安全秩序,否则伤到的不仅是自己,更是公司众多同事、股东和客户。而要让这引进初出茅庐的职场新员工了解信息安全的关键要义,只能通过员工信息安全意识培训计划来推进,要让员工明白在社交媒体上,和工作相关的内容,哪些可以讲,哪些不可以讲。

要说哪些公司一点儿没有问题,也是掩人耳目,在这个人情社会中,有哪家公司没有点违规操作和内幕交易呢?话虽然这么讲,但是源头上的不干净并不能是借口。成千上万员工代表着公司,从概率上讲,少数员工中肯定有不良的甚至违法的行为,会给公司的形象信誉造成负面恶劣影响,加上不当竞争者恶意中伤,媒体扇风起火肆意放大,想逃离舆论毒箭有时是很难的。但是上市公司高管们需要证明自己尽职尽责,在公司治理、风险管理、信息安全控管和员工职业道德建设等方面有所作为,无疑需要做好表率,在方针政策层面签署高端文件以示支持,并积极赞助和支持相关的信息安全意识宣传推广活动。

我们要谈谈信息安全与法规遵循,有公司员工违纪便称是员工个人行为,这简单就是掩耳盗铃;称对员工监管不力,也是托词,以公司一份子——员工的身份犯了错,就是公司的责任。管理层要勇担职责,要代表公司向受害方致歉,并在公司内部对涉事员工进行处理。当然,信息安全管理委员会更需要让员工们知道的是:影响恶劣的,除了公司的严厉处罚之外,违反国家法律的,更是要交给司法机关处理。

公安机关办案,你敢挑战警方,很不当,等待的只有重罚。正确的方式是好好配合警方,与警方密切合作。要让员工们理解和接受自身的信息安全职责以及规章制度,甚至违反国家法律的后果,也只能通过适当的信息安全培训教育课程来实现。

在此,关于对信息安全与法规遵循方面的认识,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创作了多部在线信息安全意识教育课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联系我们进行预览和访问。如需定制化的教程,欢迎和我们联系洽谈业务合作。

信息安全意识教育“对话体”教程面世

infosec-dialogue
在我们对比中西方文化起源及兴盛的历史之时,不可否认的是“对话体”的重要贡献。语录对话体式的《论语》引发了先秦诸子“百家争鸣”的良好局面,“子曰”之类的形式对后世几千年来中华文明的传承及发展无疑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基督教的《圣经》中存在大量对话体,还有西方几个大的思想家、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思想都以对话的形式流传。佛教的经典著作《金刚经》也都记载着记载了释迦牟尼佛祖与大弟子须菩提的对话。

这是历史的巧合么?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的信息安全教育顾问James Dong认为:圣人们的教育方式很相似,他们不使用填鸭式的硬塞方法,而采用对话体的方式。对话体的方式有什么优势呢?典型的是形成启发性思维,让思想观念在碰撞之中产生。

然而,两千年来在皇权统治之下,人们的思想被禁锢,对话体的教育形式受到冷落,死记硬背成了常规手段,人们的创新思维能力也被压制,这显然不适合当今社会发展需求。要解放思想,敢于突破,实现科学发展,最重要的是不要再搞“一言堂”,而是大胆突破,勇于尝试使用“对话体”方式用于内部事务的沟通协调。

结合信息安全管理来看,要在组织范围内推进信息安全管理措施和计划,需要得到高阶管理层的赞助和承诺,也需要得到全体员工的理解和支持,这要靠什么?靠内部沟通协调,要开展富有成效的学习讨论活动,而不仅仅是发个通知就希望能获得好的结果。

传统上的信息安全沟通仍然过于依赖正式发公文的渠道,这些多数是单向的信息安全政策与流程的灌输,员工们在第一时间会认为“洗脑”的东西又来了,从心底便生出厌恶甚至抵抗的情绪,显然会令沟通效果大打折扣。

在社交媒体及移动终端普及的今天,交互式的沟通渠道逐渐流行,然而在内容上面,仍然比较缺乏“对话体”式的资源。在企业级的信息安全沟通领域,更是如此,传统的小册子、宣传页、宣传画往往只是图片配以信息安全该如何做的“结论”性文字,这显然无法获得最佳的沟通和教育效果。

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将大量的信息安全案例转换成“对话体”的方式,并不急于提出“结论”而是通过迷离的案情、生动故事和精彩会话来吸引员工们的浓厚兴趣,启发员工们的认真思考,营造良好的信息安全思想氛围。具体的交付方式包括漫画、场景会话、三维动画、互动测试等等。

如果您有兴趣在单位内部使用这种回归经典传统的安全意识教育方式,欢迎联系我们洽谈业务合作。

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871-67122372

手机:18206751343

微信:18206751343

邮箱:info@securemymind.com

QQ:1767022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