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违法、合规遵循与信息安全制度

首先要感谢各路媒体,要不然,一些不入流的“明星”仍不被多数国民所认识,所以,不管功过是非与得失,这辈子他们成为真正的“名人”也值了。

其次,我们来谈谈法规遵循,醉驾入狱的某星捍卫了法律的尊严,也获得了国民的赞扬和尊重,让人们看到了中国实现法治的梦想;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某星儿子的强奸案,精神受到反复折腾的不仅是当事人,更包括社会大众。愿意在这事件上继续花费时间和生命的国民,可能并不了解事实真相和背后的故事,也可能是想继续看热闹,也可能满腔义愤地想骂两句。

不过,从民意反馈来看,大多数人们关注的并非事实真相,而是关注、担心、厌恶甚至痛恨权贵阶层肆意践踏国家法律。实际上,如果说某星因祸得福,源自知识份子的正义和良知,是中国法治精神的正能量的话;某星家则是被媒体抓住不放的一个倒霉典型,我们不可否认的是类似的案例简直多如牛毛,这种事儿太多了,大部分都只为一个小圈子时的人所知晓,所以,我们不要鄙视某星家,而要可怜他们有点“冤”。

几千年来,人们与生俱来便要遵守各类法规制度,却没有多少人问一问:为什么要搞这么多法律规范啊?中学政治课本里告诉的可能是屁话,无以规矩,不成方圆,为了加强占领、统治和管理阶层的利益才是真的。当然,公司里的规章制度则主要是来保障公司投资者、客户和管理层的利益。

如果您只是一介平民或普通职员,不要一没提到保障您的利益就那么的抗拒,因为您的利益很大程度上也信赖这些规章制度,从某种角度讲,整个群体成员之间的利益是一致的。而且,不想遵守某个国家的法律,您可以选择离开,不认可某家公司的规章,您也可以选择不加入啊。简言之,小市民遵守大制度,这是必须的。

尽管权贵阶层持强凌弱或者草菅人命的事里有发生,但是并不意味着高层不用遵守法规,即使在奴隶制和殖民地时代,奴隶主和殖民者也不能为所欲为,更不用说封建时代有“王子犯法,庶民同罪”一说。权力阶层会有平民所不具备的特权,但是要依法使用,超越特权或滥用职权即使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也难免会让法律的威严扫地,最终仍旧危害到自己。

接着,让我们从社会的广角聚集到信息安全领域,大多数安全违规事件的起因其实也是人们不理解为什么要这些安全规定,要么不知道这些安全规定,要么不明白它们的内涵。如果公司里的高阶管理层违反信息安全制度的比例会高于普通员工层,就表明信息安全制度根本就是一张纸而已。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的安全事故应急响应咨询顾问James Dong说:信息安全治理的重大问题之一是信息安全意识的匮乏,要么人们根本没有认识到信息安全的重要性,要么忽视或者躲避安全流程和技术控制措施。

某星由知法犯法到守法普法让我们认识到信息安全制度不可能没人违反,如果公司没有安全违规事件或者极少量,那表明信息安全管理处于混沌状态,需要输入文明和领先的信息安全观念。

某星由知法犯法到守法普法还让我们认识到信息安全规章制度得到宣传和普教的重要性,如果公司有大量过量的信息安全违规事件,这表明人们不了解信息安全要义或者根本不尊重信息安全管理工作,我们需要的仍然是强化信息安全意识沟通宣传。

某星由知法犯法到守法普法又让我们认识到信息安全制度和文化建设的重要性,已经酿造信息安全方面事件的人员如果勇于承认错误,敢于及时上报安全事故以便挽回更大损失和用实际行动进行改过实际上是一种信息安全合规的表现,此外,违规者分享亲身体验和防范之道,还可能成为信息安全制度建设方面的积极推动力量。

如同某星家的多数家庭或可能后悔没有早些向孩子普及基本的法律常识,事后他们可是恶补了一场,同样,各类安全违规事故让那些违纪人员开始了解信息安全政策和规定,亡羊补牢,您伤得起么?即使您是初犯,伤得起,不过罪恶的犯罪基因已经种下,二次再次违规,您准备好了么?

有效避免信息安全事件和正确响应信息安全事件,从信息安全规章制度的普教开始,从信息安全意识宣传推广开始。

时代●文化●信息安全

civilization-and-security

在极权人治社会体系之下,特别是民众经历了精神文化层面的痛苦浩劫之后,信仰会缺失、道德变沦丧,风气被败坏,恶劣影响至少会延续有两三代人之久。

改革开放几十年,一切向金钱看齐,为了钱,什么风险都敢冒,甚至不择手段,买洋奶粉的艰辛故事是这个大时代丑恶一面的最好例证。

搞信息安全治理,不能忽略这个大的社会背景,不能纯粹照搬西方,国情不同啊。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即使福利再好,也可能有员工们为了一点儿小钱,私下出卖公司的利益,更不用说那些虎视眈眈想不劳而获的信息窃贼等等威胁。

通过终端安全、网络安全、数据安全、安全监控、访问控制等技术手段可以从一定程度上防范公司利益受损。不过更重要的是信息安全控管的水平不仅仅取决于先进的技术,更需要制定和使用合适的流程,以及理解和支持这些安全控管技术和流程的用户。

创新的高端安全控管技术要发挥有效作用,需要强力执行,更需要结合时局,利用好大环境。全球及区域社会风气需要拥有大智慧的政治家和社会工作者们去改变,我们需要在职权范围内和影响力范围内打造积极健康的小环境。小环境里的商业道德、行为准则、职业操守等等这些都和信息安全保密以及合规遵循密不可分,相容相生并且互相促进。

知识爆炸时代,协同创作分享,自由知识库,专业公开课随手拿来,只要肯用心用力,成为精通某个领域的专业人员并不难。自由职场双向选择,公司也不难寻找到合适的能够胜任各项具体工作的智慧型人才。“智”方面没有问题,只是在“德”方面,不仅需要时间的考验,更需要良好的环境促成。

在建立良好的环境方面,强化对员工进行相关的企业文化、公司制度和行为规范的培训远胜过对相关产品和技能的培训,在信息安全和保密方面,亦是如此。昆明亭长朗然科技有限公司安全培训顾问James表示:新员工安全意识培训、全体员工年度安全意识刷新等等是建立公司范围内良好的安全文化和安全环境的关键措施。

只是信息安全意识教育培训并不够,法学鼻祖称:“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员工们明白了这些安全知识、制度和要求,但不能仅停留在认知层面,还要激励他们真正理解和遵循安全相关的规章制度和工作流程,才能让员工们“表里如一”。

很多公司有奖惩制度,这些都很不错,金钱虽然可以让人作恶,金钱也能让人行善,我们要做的是最大化金钱所能发挥的积极正向作用。惩罚那些违反安全规定造成损失的行为,奖励维护了公司利益的积极正确的安全行为,人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但是要记得:荣耀不等于铜臭,特别是人们能吃饱喝足了之后会有更高层次的精神层面的追求,所以不能赤裸裸地搞罚款和发资金,这样反而助长不良的拜金风气。公司最高领导如果能给一线员工签上“信息安全最佳实践奖”、“项目成功捍卫者”或“安全生产标兵”等等奖章,对员工正确的安全行为的认可和对人的尊重远比给单单给一两千块钱更能让双方欢喜,也更能激励其他员工和营造积极向上的安全气氛。即使员工收入过万,罚他(她)一两百都会让人很不爽,更不说可能撕破了脸寒了员工的心,降低了工作的积极性。让违规员工参加下期安全检查工作,不仅能够让其换位思考,更能让员工教育员工注意信息安全,还给员工们自尊和面子,进而更加努力工作和遵循信息安全规章要求和工作流程。此举不仅节省了专门的信息安全检查力量或审核团队,更能促进落后份子甚至全员参与信息安全检查工作之中。

不当的信息安全治理可能搞得公司员工谈安全而色变,如果本分的员工们见到信息安全人员时便避之绕之,逢到安全大检查时便逃之躲之。时间久了便会形成较强的对立情绪,甚至让员工关系变得紧张,进而让多数员工日趋保守、畏缩不前和阻碍创新;也可能让安全团队和相关安全协调人员变得孤立,让安全事故的隐患得不到及时的报告和清除。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想在信息安全方面建立互信和理解,需要加强真诚的沟通,不仅要让员工们明白为什么要那样做,更要让他们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这需要很多艺术。如何平衡得好,不仅需要实践,也需要琢磨。

即使信息安全处在混沌的状态之下,也不易使用“重典”快速治理。在白色恐怖之下,人们可以轻松地或不得已地试探和撕开他人伪装的面具、揭露和夸大别人的污点甚至栽赃陷害以求自保,正常的社会秩序便会被瞬间瓦解,千年的文明礼俗被迅速破坏。要让公司基业常青,业务持续,需要建立稳健的安全治理框架和体系,长远规划,让信息安全同其它商业流程一起和谐共生共长才是上策,而要实现和谐共生共长的关键仍然是通过信息安全意识沟通协调,让人们相互理解和相互支持公司内外对信息安全合规遵循的相关要求。

儒家鼻祖称“人之初,性本善”。虽然在这方面和法家有些相触,但却值得深思和玩味。如果员工们不明白或不理解信息安全相关的要求,这不是员工们的错,安全管理团队需要加强员工培训。如果员工们理解了信息安全的精要,但不遵循不支持甚至逃避和抵抗合理的安全控管要求,这也不是员工们的错,一方面可能是安全管理团队对员工安全行为的激励不够,另一方面则是管制不当引发的消极反弹。

安全管理负责人需要使用正确的沟通方式来奖励员工们积极正向的安全行为,同时奖励也是一种安全认知教育培训手段和促进剂。解决对信息安全控管措施消极抵抗的方法是寻求最佳平衡点,适当放松苛刻而不必要的管制,加强员工对安全控管措施的教育说服,让员工们口服心服自觉行动起来保护信息安全遵循安全最佳实践才是信息安全管理的最高境界,这一点正验证了兵圣“上兵伐谋、攻心为上”之中华锐利智慧。

凯撒发明了密码,计算机信息科技也源自西洋,信息安全意识教育亦被西方所重视,中华复兴也需要安全从业人员们奋起直追。公司安全治理理念和国学理论也支持加强信息安全意识教育,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行动起来呢?